Wednesday, October 04, 2006

 

遙遠的她(他)--「敬悼」鄔維庸醫生

今天小弟感冒,未能上班。今天也是小丁和Ruby的生日,joyeux anniversaire!

昨午在網上得悉畢生「愛國」的鄔維庸(粵語諧音鄔毀容)醫生因血癌去世了。我想到張學友的名曲「遙遠的她」,因為歌中談到「血癌」,雖然這一段我通常是不唱的。



謹以此曲「敬悼」「愛國鬥士」「凹凸庸醫」鄔維庸(又名鄔毀容,謹以大量狗餅祭之) (1937/4/3-2006/10/3)

延伸閱讀:
肥榮:一個人的死亡所帶來的問題
黃世澤:民心向背

2006年10月11日補述:曾幾何時,我真的想控訴:「你們偽醫管局的醫生究竟會不會『醫人』?我把病人送來醫院就是得把病人醫好!不過看了鄔維庸自己是醫生、一家子是醫生、朋友是醫生還是挽救不了要去見上帝!有時真的不輪到你問一句「為什麼」!

遙遠的她(他) (因為鄔氏是男性,所以如此處理。但為尊重原作,歌詞沿用「她」) 張學友

曲:谷村新司 詞:潘源良 編:盧東尼

讓晚風輕輕吹送了落霞
我已習慣每個傍晚去想她
在遠方的她此刻可知道
這段情在我心始終記掛

在這半山
那天我知我知快將要別離沒說話
望向她 卻聽到她說
不要相約 縱使分隔
相愛不會害怕
遙遙萬里 心聲有否偏差
正是讓這愛試出真與假
遙遠的她 彷彿借風聲跟我話
熱情若無變 那管它滄桑變化

但這天收到她爸爸的一封信
信裡面說血癌已帶走她
但覺得空虛的心彷彿已僵化
過去事像炮彈心中爆炸

在這半山
這天我悲痛悲痛不已在胡亂說話
夜雨中 似聽到她說
不要相約 縱使分隔
相愛不會害怕
人無覓處 心聲有否偏差
正是讓這愛試出真與假
遙遠的她 彷彿借風聲跟我話
熱情若無變 那管它滄桑變化

遙遠的她 不可以再歸家
我在夢裡卻始終只有她
遙遠的她 可知我心中的說話
熱情並無變 那管它滄桑變化

遙遠的她 不可以再歸家
我在夢裡卻始終只有她
遙遠的她 可知我心中的說話
熱情並無變 那管它滄桑變化
啊......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