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9, 2008

 

未能創造歷史,但願也無須淚灑天堂

周二紐約愛樂樂團於平壤作歷史性演出,據報導明年英國著名吉他手Eric Clapton亦將於明年前往平壤獻藝。平壤當局極力宣揚他們的國家是「天堂」,我卻想到Eric Clapton的名曲Tears in Heaven。我在新聞報導看到一個家庭在電視看著紐約愛樂樂團的表演,房舍非常整潔,一家四口穿戴整齊。我只覺得很假,是特意拍出來的propaganda!當樂團的袞袞諸公載譽歸國,當大家知道了耀德勞改營的諸般苦難,可會「淚灑天堂」?



Tears in Heaven  Eric Clapton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ill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Time can bend your knee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Begging please

(instrumental)

Beyond the door
There's peace I'm sure.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Tears in heaven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ill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我酷愛歷史,上周六在一個電台節目聽到一首名為You Can Make History的歌,讓我感動。近日香港社會甚至我的家庭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或許在宏大的歷史洪流中,我們實在渺小得做不到什麼。但我聽說過一句西方諺語:要是你在世時對主忠心(faithful),他日你在天國就會很有名(famous)。



You Can Make History (Young Again)

Music by Elton John
Lyrics by Bernie Taupin
Available on the album Love Songs

I can feel the time closing in
I can feel the years crawling through my skin
And if I doubt myself I can count on the rain
To cover the tears of this aging game

But I can count on you to play your part
I don't miss a beat of your animal heart
And when you push from behind I know I can
Cover a mountain with the palm of my hand

And oh babe, you can make history young again
You could rewrite, you could decide

The things that should or shouldn't have been
You could look at me in the scheme of things
Oh babe, you could make history young again

I can watch the weeks sweeping by
I can recollect the hearts hanging out to dry
When the world shuts down I can touch my fears
I can hear lost youth ringing in my ears

But I lost nothing when I gained you
You just blew me away with yesterdays news
When you run your fingers down my spine
It's like throwing a switch on the hands of time

Ancient minds, ancient lives
Got a way of coming around
If I knew then what I know now
I'd make it back to you somehow

延伸閱讀:
香港電台第四台:New York Philharmonic at Pyongyang 紐約愛樂在平壤
CNN: N.Y Philharmonic tunes up in N. Korea
美國之音:北韓難民排演音樂劇揭露北韓現狀
香港電台2008年3月2日《頭條新聞》:沈旭暉(Simon Shen)談到紐約愛樂樂團平壤之旅。
香港電台2008年3月2日《鏗鏘集》:談到將會舉行的台灣大選。

Labels: , , , ,


Thursday, February 28, 2008

 

二二八紀事

今午飯後往荃灣探外公,本來今天油尖旺區議會開會,想去旁聽,但最後決定回家。今午大概因為西九龍走廊西交通阻塞,回程小巴改行偉晴街、佐敦道再上加士居道天橋。司機是女的,有司機的外號居然叫布殊(現任美國總統布希/布什的香港譯名)和布魯圖(一個迪士尼卡通角色的名字)。今早沈殿霞告別式於溫哥華舉行,加拿大三級政府(按:聯邦政府、BC省政府溫哥華市政府)均有代表為其送行。溫哥華市長蘇利文(Sam Sullivan)更宣佈把本年6月1日(即肥肥的忌辰)為肥肥日(Ms Fei Fei Day),彰顯其對加拿大華人社會的貢獻。

我家附近開了一家印度及巴基斯坦咖哩屋,連續幾天下班後光顧。咖哩角(samosa)和印式薄餅(paratha)還不錯,但牛肉捲餅(kabab)很辣。近日在報上得悉「博益事件」終獲解決,博益母公司最終讓步,作者可購回版權,亦承諾不會銷毀書籍(詳見此文)。可惜「博益事件」並沒有在社會上泛起很大的波瀾,因為它被「陳冠希事件」掩蓋。「陳冠希事件」又被沈殿霞逝世一事掩蓋,然後是周融事件和財政預算案。在事件中我除了向友儕發放了好些信息,往後就可謂「撒手不管」「坐享其成」。發起行動的伍諾韻小姐原為無線電視天氣女郎,現為作家。

Labels: , , , , ,


Monday, February 25, 2008

 

朋友的聲音,迴盪在兩岸的天空中

「朋友的聲音,就像飄盪在我們的心裡面。猶如松林間青翠鳥兒的歌聲,令人賞心悅目。」

這是印度詩人泰戈爾《漂鳥集》中的詩句,也是香港電台節目《大城小事》的開場白。要是大家在媒體中聽到「朋友的聲音」,那該多麼叫人高興啊。星期六,我就特別透過網絡收聽了一個台灣的電台節目。節目名稱是《戀戀台北》,是一個介紹書籍的節目,而本集的嘉賓就是本blog曾介紹過的心在跳舞的作者Irene囉。

主持人小美原來是Irene的國中同學,節目一開始就談到她們當年的趣事。小美坐在一行中的倒數第二,Irene則坐在最末,彼此常常互相捉弄,不過小美說「還是放下以前的恩恩怨怨了」。簡言之,舞蹈治療就是「舞蹈+心理治療」。不一定要跳舞跳得像專業舞蹈員,是透過人的肢體動作讓人了解自己、找回自己。不過在中國人的社會,教育文化講求「聽話」,我講你聽,似乎跟舞療的教學方式大相逕庭。多數參與Irene的舞蹈治療班的多數是教師、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輔導員等等,而被治療者很多時候是過動兒。Irene有一位學員是小學教師,以往教作文比方寫樹吧,或許會帶領學生到野外去看樹。現在則會讓學生用肢體動作或任何方式,做出不同類型的樹的模樣。

我想到了我聽過蔣勳的講座,他曾經要求班中三十多位學員找三十多個不同的書法家寫的「一」字,然後逐一分析這三十多個不同的「一」字是怎麼寫的。搞不好蔣先生就可以要求他們用肢體動作或任何方式做出這三十多個不同的「一」字,分析之餘並問他們「你們怎麼要這樣做這個『一』字呢?」

因為該電台的節目不像香港電台可以網上重溫,必須實時收聽。而我的電腦又是放在客廳的,所以媽媽就「被迫」著要聽這一小時(含廣告、音樂和前後節目)的台灣廣播了。對我來說,節目的內容本身(就是小美說什麼、Irene說什麼)很重要。可是對媽媽來說,或許「聽得懂多少」才最重要。她在節目期間也得常常問我「Wŭdăo Zhìliáo(舞蹈治療)究竟zhìliáo(治療)什麼?」「你聽Irene她怎麼說啦!」「那個『保』什麼?」「『保險』(băoxiăn),是一個保險廣告」我事後也得問媽媽「你明白主持人和Irene在說什麼嗎?會不會很難聽懂?」「不算太難,只是要很留心才跟得上。」

2008/2/26補述:星期六晚往荃灣家庭聚會,周日2045才能下班,昨日1500時港九短暫停電,也導致我公司短暫時間未能上網。

2008/3/2補述:已因應Irene的回應改回正確的資料。昨晚公司春茗,抽獎抽到一瓶2004年保加利亞產的紅酒。今早舅公入院,媽媽須陪伴外婆探訪。下午香港體育館舉行沈殿霞的追思會,我只能在晚上看電視轉播。上文提到的「倒數第二」,廣東話的說法就是「尾二」。而沈殿霞的五姊也名為姜沈尾霞,殿是「殿後」的意思。我想到多年前去旅行領隊說有一位粵籍領隊,本來想跟一位忘了是台籍還是新加坡籍的遊客說「妳最尾」(她排隊排在最尾),誰知領隊說成「妳最美(mĕi,粵語尾美同音)」。語言的差異,反而造就了一段姻緣。或許我可以這樣說:「在我心中,Irene永遠都很美,我不會把妳的部落格連結放到最尾。就是妳坐在旅遊車最尾的一行,還是那麼美,還是那麼叫人注目。」

Labels: , , , , ,


Friday, February 22, 2008

 

敬悼沈殿霞(及其他)



周二十點半香港電台播完了新聞,隨後的節目隨即播出了演員沈殿霞(肥肥,見片段)逝世的消息。轉到商業電台,也是新聞時段未趕得及報導事後「補飛」(粵語:原意為補票,引伸為事後追補)的。相當震驚,媽媽更唏噓的是很多片段中的人物都一一仙逝。前晚在美土線(美孚至土瓜灣)的小巴上司機也在對講機中大談肥肥,昨天中午乘土荃線往荃灣Jason一家和媽媽、外公外婆等人品茗。司機更在車中用唱對講機肥肥的「四朵金花」(見片段):「金花,四朵金花金花,四朵金花」「把幸福和歡樂,送給每一戶人家」,讓我爆笑。這位司機大概是一位懷舊金曲愛好者,說下班後要到廟街的「歌劇院」(很誇張但有趣的比喻,指演唱懷舊金曲的歌壇)聽歌。還提到一首叫《螺絲批開夾萬》(粵語:意思是用螺絲起子撬開保險櫃的意思)的歌,我媽媽懷疑是《情花開》(一首約六十年代的粵語時代曲)的搞笑改編版。小巴司機的文化雖然很市井俚俗,可是難道你要他們一邊駕車一邊吟誦莎士比亞的「to be and not to be」麼?好不爆笑!

很多人讚美肥肥的達觀和敬業精神,那麼,羅志華先生就用生命向世人展現所謂「敬業精神」。據明報報導,原青文書屋的老闆羅志華先生於年廿八(2月4日)在大角咀合桃街貨倉整理書籍期間,疑遭20多箱塌下的書本壓困,失救致死,屍體一直藏於貨倉無人得知。直至2月18日大廈看更聞到惡臭報警,始揭發羅死於書叢中。馬家輝形容他「死得很文學性」、很具「黑色幽默」。我想到一位熱愛書的朋友,說盼望死也要死在書堆之中,死後以書埋葬(這句是我加上去的)。我又想到我曾認識一位當書籍設計師的朋友,我戲稱她「生為designer,死為design鬼,妳的一生真是何等的悲壯!」我佩服馬家輝形容他「死得很文學性」,我就只會用「悲壯」一詞!他雖在2006年9月結束了青文,但仍租用貨倉天天守護書籍期待復業的一天。本來他很快有機會在石硤尾邨美荷樓復業,但天不從人願,哀哉!

還珠格格中的小燕子說「死有紅毛綠毛」,陸增鏞先生的就真箇「紅毛綠毛」,他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校董,年82。2月16日午與28歲女友到油麻地一酒店闢室談心,僅穿內褲的他突然暈倒,送院搶救告不治。昨午到保安郵票社買到格陵蘭的郵票,又到尖沙咀商務印書館買了一本書

敬悼沈殿霞(21/7/1945-19/2/2008)
敬悼羅志華(1963-18/2/2008)
「敬悼」陸增鏞(1926-16/2/2008)


蘇哈托統治印尼時,唯一的華文報章《印度尼西亞日報》(Harian Indonesia)被人戲稱為「白二事報」,因為充斥很多華人社會裡的婚喪喜慶的消息,但願我的blog不要淪為「白二事blog」啦。

Labels: , , , ,


 

霧鎖南洋

記得小時候(約1985至86年左右),看過一套新加坡廣播局製作的電視劇《霧鎖南洋》。劇情早忘了,但我深刻記得主題曲那句「霧起在南方,霧落在南方,重重迷霧鎖南洋」。不過這套劇是在亞視播放的,知道的人很少,有印象的就相信沒多少個了。很想找回這首歌,多謝YouTube終於找回了。填詞人和幾乎整個製作班子都是香港人,我有位朋友更勁愛梁立人的作品,雖然他的文章和整個人極具爭議性。歌詞雖然有點兒說教甚至「八股」,不竟這是一套由20年代華人移居新加坡講到新加坡獨立的片集,也難怪在香港不怎麼受歡迎,很冷僻。



霧鎖南洋 
曲:藍兆龐 詞:梁立人/木子 唱:孫振福

人世間曾有多少離合悲歡
生命中曾有幾許無奈滄桑
霧起在南方 霧落在南方
朝陽可曾藏心坎

過去的記憶你是否已經遺忘
祖先的流離可曾使你惆悵
霧起在南方 霧落在南方
重重迷霧鎖南洋

望遠方天水茫茫
濃霧中何處是家鄉

向遠方沖過險灘
濃霧散見我新家鄉

過去的記憶世代不可以遺忘
祖先的流離使我生命更堅強
霧起在南方 霧落在南方
重重迷霧鎖南洋

帶希望努力墾荒 帶理想開拓新家鄉
用希望換取希望 用理想創造新理想

充滿信心向前望 不必迷惘
黑暗到了盡頭 就會出現曙光
霧起在南方 霧落在南方
朝陽一出迷霧消

延伸閱讀:
吳明盛:霧鎖南洋:吳為一位新加坡的社會活動家
YouTube:SG霧鎖南洋/ Hazy SE Asia MTV
YouTube:新廣電視劇《鐵蝴蝶》主題曲 (林竹君):這套是在90年代在STAR-TV看的

Labels: ,


Sunday, February 17, 2008

 

我的字體值多少分?

近日在友blog提到報章副刊,讓我想起很多年前一些中小學生會投書一些報刊上的專欄。或許是解答學科和生活上的疑難的,或許是近似外國所謂agony aunt的。會問編者一個問題:「我的字體值多少分?」

我不知道,今天的小朋友還會不會為這個問題感冒。因為他們大概都用email,不再寫信貼郵票到報館了。還有他們有什麼問題(哪怕是感情問題),大概都求助於Yahoo!知識+甚至討論區了。還有「字體值多少分」實在沒有什麼客觀標準,總之編者讓讀者感到安慰就是了。



香港女子組合Cookies有一首流行歌曲叫《心急人上》(見片段),起初不明白什麼意思,想了很久才想到那是這種書信的下款。或許這種「心急人」現在還有,這種專欄現在還有(比方香港基督教刊物時代論壇中的「全心信箱」)。可是,我早就不再是那種「中小學生」了。

延伸閱讀:
Wikipedia: Advice column: In many cases, the queries, as well as the answers, have been created in the office, and the agony aunt is actually a team of writers. 在華人地區Agony aunt是叫做「南宮夫人」的,可是典出何處?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Labels: ,


Friday, February 15, 2008

 

流浪

流浪 劉德華
作曲/編曲:楊雲驃 填詞:詹永源

當 燈光每夜閃亮 人便開始去流浪
繁華鬧市 徘徊夜裡 沒有終點 並無路向

家 雖擁有但空洞 凝聚空虛怕回望
情還是冷 人還是凍 害怕歸家再看著牆上

令我想想你一切的空想 無聊的翻起牽起思憶裡游盪
又再想想你想至心傷 明白用情負情絕情是這樣

想 得到你沒希望 逃避一些當年印象
埋頭步向茫茫夜裡 讓我瀟灑再獨自流浪

我的家 雖擁有但空洞 凝聚空虛怕回望
情還是冷 人還是凍 害怕歸家再看著牆上

令我想想你一切的空想 無聊的翻起牽起思憶裡遊蕩
又再想想你想至心傷 明白用情負情絕情是這樣

想 得到你沒希望 逃避一些當年印像
埋頭步向茫茫夜裡 讓我瀟灑再獨自流浪

情還是冷 人還是凍 害怕歸家再獨自流浪

延伸閱讀:
香港討論區:一首改編版的流浪:在找尋資料的過程中偶爾找到的,昨天媽媽就問我「討論區」是什麼?大概常常在媒體聽到。我也戲稱自己是「半網民」(我也曾考慮過我的blog取名『半網民手記』),意思是雖有上網,但很少瀏覽主流的網站或到主流討論區。有一句歌詞我很有共鳴:「Blog,裝修了,但空蕩,待了3天 NO RESPONSE」
YouTube:呂方:流浪花:回來吧,狂雨灑,洗不去心中牽掛
YouTube:齊豫:橄欖樹:不要問我從那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甚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
流浪文化:流浪居然成了一種文化,利害!

Labels: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什麼人,讀什麼書?

我酷愛書,自然也盼望讀到這個blog的朋友能多讀書,多讀好書。我有位朋友就盼望能閱讀「二十五史」和「資治通鑑」。我說,這樣卷軼浩繁的巨著不是一般人可以念完的。以我所知道,能讀完這兩套巨著的人其中一個是毛澤東(當然,他是一個挺有爭議性的人物)。當然,市面上的一些關於二十五史的精華的通俗讀物還是可以閱讀。我曾參與過香港公共圖書館辦的的國學講座,總算親炙過一些二十五史的精華,不過現在因工作關係未能出席了。柏楊版的白話資治通鑑一整套七十六冊,我特別借了第一冊,或許對我來說知道它是一套什麼書也夠了。真的想詳細知道那個時代的歷史,司馬光怎麼說柏楊怎麼說到圖書館借相關的冊數就是啦。

很多年前,我在一份刊物讀到一份長長的書單,就是毛澤東生平所讀過的書。很可惜我沒有保存下來,只記得他居然念過心經和聖經。我教會搞了一個在2005-2007三年內念完新舊約的活動,結果我也完成了,得了一張證書和HK$200的書券。我有一位親戚,雖然不能常常見面。但因為彼此都是基督徒每次都要講信仰和聖經,結果家人說搞不好只有我才能跟他講論聖經。基督徒不讀、不講論聖經難道讓老毛之流去講論?

友blog談論到教科書,很多國家的領袖固然也有嗜書甚至著書的,甚至把自己的作品放進教材。原中共領袖江澤民不僅把他一篇演講列為課文,據說他酷愛電影鐵達尼號,連這部電影的劇本節選都放進教科書。當然,領袖還是人,還是有他喜歡的書籍和影視節目。可是見不見得所有的人,都要跟他讀一樣的書?我曾經很羨慕一位年紀輕輕就粉有成就作家,結果有朋友告訴我你不僅要讀他的書,還要讀他要讀的書。我想,我要讀「我要讀的書」,為什麼要讀「他要讀的書」?當然,坊間有不少不同人,哪怕是領袖們訂的「書單」,但都是「一家之言」。你可以以此為參考,但不見得一定要跟隨。

不過,觀摩一下「偉人」們念什麼書還是有點兒意思的。以下就列出一些吧,雖然還是局限於政治人物:

蔣介石:聖經(居然忘了這個!)、四書五經、荒漠甘泉、唐詩、曾國藩、胡林翼(兩人為清代軍事家)、王陽明(明代哲學家)的作品
蔣經國老人與海天地一沙鷗
李登輝:浮士德(哥德的作品)、魯迅的《阿Q正傳》、《狂人日記》、沈復(清代文學家)《浮生六記》
陳水扁丹諾自傳(The Story of My Life)(丹諾[Clarence Darrow]為美國人權律師)
毛澤東:《容齋隨筆》(南宋文學家洪邁的作品)、《冊府元龜》等
胡錦濤:《卓婭和舒拉的故事》(1941年蘇德戰爭期間的衛國英雄的故事)
董建華(原香港行政長官):二月河的「三帝系列」、大宅門、宰相劉羅鍋等
梁錦松(原香港財政司司長):Who Moved My Cheese?
司徒華(原香港立法機關成員):魯迅和龔自珍(清代文學家)的作品
小P:請大家click「愛書如命」這個tag和"view my complete profile"!

2008/2/14 2139補述:
午睡至三時許,到日本城(香港一個連鎖家庭用品店)買了一個膠箱裝載首日封。舅父終於出院了,今晚在他家吃飯。

Labels: , ,


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福佳3--We have Money!

昨午跟同事看手機電視直播的阿嬌(鍾欣桐[Gillian Chung])的記者會,大呼無料到。今早讀明報介紹了林忌的最新力作(見片段),電台節目隨即介紹。我也隨即youTube,以饗老媽。送給大家:



延伸閱讀:
明報有關昨日記者會的報導
TuNg:抗議香港警方選擇性執法
肥力:短說:誰是贏家
方晴:我想看

Labels: , ,


Sunday, February 10, 2008

 

Frère Léo, dormez-vous?

今天終於不用上班!昨午到阿城家拜年,給他的一家送上「Hello Kitty」餅乾,就給他的兒子Leo送上三張印有他的英文名字和「Miss Watermelon」和「Mr Lemon」圖樣的信紙。這是我一位印度裔客戶給我送,只是把名字換成他的並印出的。他認不出他的英文名字,但會說「西是甜的,檸檬是酸的」。他的姑姑則用手提電腦給他放法語兒歌,還用QQ(一種類似MSN的內地網上即時通訊工具)給親友通訊。只是她打的是簡體字,我就奇怪怎麼她打「他『干』爺爺」?(我理解成「幹」)原來是「乾」爺爺,就是粵語的「契爺」,我說了一句「Shì 'Gān' bū shì 'Gàn'」(是乾不是幹)。Leo穿的是一雙Keroro鞋,「干」爹就是Stephen。

離開阿城的家後,Stephen和他就來到我的家。然後我到東區醫院看望舅父,晚餐於筲箕灣越華會,它的炸豆腐和薑蔥雞很有特色。

談到「法語兒歌」,那首我不知歌名,未能給大家送上。來一首大家比較熟識的啦!恕無中譯,但題目還是得中譯「Leo弟弟,你睡了嗎?」



Frère Jacques,
Frère Jacques,
Dormez-vous?
Dormez-vous?
Sonnez les matines,
Sonnez les matines,
Din, dan, don!
Din, dan, don!

English version:
Are you sleeping?
Are you sleeping?
Brother John
Brother John
Morning bell is ringing,
morning bell is ringing.
Ding, dang, dong!
Ding, dang, dong!

Labels: , , ,


Wednesday, February 06, 2008

 

2008年年三十晚紀事

這是本blog的第600篇文字了,新的一年,謹祝各位新春百福,主恩常偕。本blog人氣旺旺,朋友(網友不算朋友,香港警方語)多多!

今午公司團年飯於葵芳漢福海鮮酒家,談到陳冠希事件。有人問及「奇拿」是什麼意思,我按照昨天太陽報的報導,說是源自電影死亡筆記,就是「率先源頭發放者」的意思。誰知一位同事一語道破,就是「Killer」。按廣東話ln不分,la也譯作「拿」,維基一下實是。又提到曾有人給我看兩張事件相關照片,簡直讓我想嘔,不要讓我再看第三張。結果同事或許一些人看了會很開胃,我說「一個人的肉,是另一個人的毒藥(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你要吃你吃飽好了!」

我在蘋果日報看到一張圖片,寫著「跪求新照」。為了一些「新照」,要慘兮兮的「跪求」。那些要爭取民主爭取2012年普選的政黨人士啊,見不見得你們就要跑到中聯辦跑到北京「跪求」呀?。那些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有錢人利用法律程序脫罪的無權無勢的小民哪,見不見得你們就要跑到法院跑到「正義之宮」(Palace of Justice,馬丁路德金語)「跪求」公正,「跪求」公義呀?唉,我現在可真的要「跪求」大家,不要再拿砒霜來毒害我們的下一代了

五時即可下班,晚餐於荃灣翠華,再往維園年宵市場。今年的特色是吹氣斑馬和長頸鹿,當然還有各種「鼠輩」和鮑魚形cushion。到各大政黨攤位拿揮春,買了吳靄儀《金庸小說的女子》、司徒華的《煙雨平生》和湯家驊的CD。不過時間尚早,除了劉健儀議員,各大政黨領袖還沒到。

2008年2月8日(年初二)補述:
從年廿九到年初五,土荃線(土瓜灣至荃灣紅色小巴線)車費由HK$12加至HK$14,年初六恢復原價。雖然未能享有「悠長假期」,能早點兒睡覺晚點兒起床也挺好。

感謝Hermit Crab清偉的回應。

延伸閱讀:
本blog:上帝不會放假--2007年農曆新年紀事
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但是對於在正義之宮的門口等得焦急如焚的人們......你們什麼時候才能滿足?......直到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

Labels: , ,


Monday, February 04, 2008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獻給小美

朋友,這位小美不是香港填詞人小美(羅文幾許風雨的填詞人),是台灣DJ小美喔。在她的個人簡介看到Pink Floyd,讓我想起他這首名曲。近日媒體揭發馬英九先生曾擁有綠卡,昨天的明報也談到當年多少台灣(小P按:包括香港)學生留學美國,為了逃避當地僵固的政治和教育體制。可是Pink Floyd這首名曲卻告訴我們,外國的教育體制也有僵固之處。不過「學術無分界限」是我的信念,就算那些外地回來的「視野更廣,收入更高」,那些只能在本地完成學業,甚至未能獲得更高學歷的也不見得什麼都不是。

昨日看到這裡,高呼美極(不是那個醬料品牌喔!)之餘。看到提及的Isabel Allende,我想跟那位據說親馬克思主義,後來被中情局人員殺死的前智利總統Salvador Allende有關係麼?維基才知道這位Isabel Allende就是我認識的總統阿延德的姪女,是一位寫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作家。真遜!我就是這麼的一個政治動物......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art 2 (Waters) 3:56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Hey!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Hey!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Wrong, Do it again!"
"If you don't eat yer meat, you can't have any pudding. How can you
have any pudding if you don't eat yer meat?"
"You! Yes, you behind the bikesheds, stand still laddy!"

Labels: , , ,


Saturday, February 02, 2008

 

畫出彩虹--獻給小丁(及其他)

近日「裸照風波」(「疑似藝人不雅照片事件」,指陳冠希[Edison Chen]鐘欣桐[Gillian Chung{阿嬌}]陳文媛[Bobo Chan]張栢芝[Cecilia Cheung]等人的不雅照片於網上流傳)實在既無聊又沒有意思,知道是真是假誰是誰又如何?無奈眾人的八卦心理,我也未能「免俗」。為了避免跟家人同事沒有話題,也得「消極配合」。家人也嘗請我youTube相關片段,但一無所獲,我欣賞一位朋友對該事件的回應。內地雪災,我也是沒有回應。

今晚看香港電台製作的《不死傳奇》(按:一連6集介紹6位已故歌手的節目,惜因版權問題未有提供網上重溫服務)介紹陳百強(Danny Chan),我不是他的粉絲,但我挺喜歡他的盼望的緣份幾分鐘的約會。中學時我嘗把他的眼淚為你流中的「眼淚在心裡流」改成「眼淚在嘴裡流」,結果我的同學說:「你的眼淚一會兒在心裡流、一會兒在嘴裡流,你的眼淚流得整塊地板都是了!」真如一位朋友所言:「想不到你那麼多愁善感,感情豐富啊!」

下面的一首《畫出彩虹》是1984年一套同名電視劇的主題曲,講的是一位漫畫家的故事。這回的被點唱者是一位插畫師,看來我這個「獻給xx」的系列還是陸續有來。好歌太多,被點唱者也太多了。



《畫出彩虹》 陳百強 
曲/編:顧嘉煇 詞:鄭國江

在天空上 用我的愛去畫長虹 情話綺麗纏綿 留在白雲中
信心不稍動 就算此際我是貧窮 前面阻礙重重 難敵我情濃
我的心 不想愛會被人玩弄 我的苦 此刻要說無從
我的痴 我的真情天會感動

(獨白:阿媽,我得左啦!)

信心不稍動 就算此際我是貧窮 前面阻礙重重 難敵我情濃
心底彩虹 隨著彩筆飛縱

延伸閱讀:
蝦仁炒蛋:清新樂韻 楊采妮:令人懷念的楊采妮(Charlie Michelle YOUNG)......照片太美了。
本blog:心中的歌--我的一周紀事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