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2, 2008

 

敬悼沈殿霞(及其他)



周二十點半香港電台播完了新聞,隨後的節目隨即播出了演員沈殿霞(肥肥,見片段)逝世的消息。轉到商業電台,也是新聞時段未趕得及報導事後「補飛」(粵語:原意為補票,引伸為事後追補)的。相當震驚,媽媽更唏噓的是很多片段中的人物都一一仙逝。前晚在美土線(美孚至土瓜灣)的小巴上司機也在對講機中大談肥肥,昨天中午乘土荃線往荃灣Jason一家和媽媽、外公外婆等人品茗。司機更在車中用唱對講機肥肥的「四朵金花」(見片段):「金花,四朵金花金花,四朵金花」「把幸福和歡樂,送給每一戶人家」,讓我爆笑。這位司機大概是一位懷舊金曲愛好者,說下班後要到廟街的「歌劇院」(很誇張但有趣的比喻,指演唱懷舊金曲的歌壇)聽歌。還提到一首叫《螺絲批開夾萬》(粵語:意思是用螺絲起子撬開保險櫃的意思)的歌,我媽媽懷疑是《情花開》(一首約六十年代的粵語時代曲)的搞笑改編版。小巴司機的文化雖然很市井俚俗,可是難道你要他們一邊駕車一邊吟誦莎士比亞的「to be and not to be」麼?好不爆笑!

很多人讚美肥肥的達觀和敬業精神,那麼,羅志華先生就用生命向世人展現所謂「敬業精神」。據明報報導,原青文書屋的老闆羅志華先生於年廿八(2月4日)在大角咀合桃街貨倉整理書籍期間,疑遭20多箱塌下的書本壓困,失救致死,屍體一直藏於貨倉無人得知。直至2月18日大廈看更聞到惡臭報警,始揭發羅死於書叢中。馬家輝形容他「死得很文學性」、很具「黑色幽默」。我想到一位熱愛書的朋友,說盼望死也要死在書堆之中,死後以書埋葬(這句是我加上去的)。我又想到我曾認識一位當書籍設計師的朋友,我戲稱她「生為designer,死為design鬼,妳的一生真是何等的悲壯!」我佩服馬家輝形容他「死得很文學性」,我就只會用「悲壯」一詞!他雖在2006年9月結束了青文,但仍租用貨倉天天守護書籍期待復業的一天。本來他很快有機會在石硤尾邨美荷樓復業,但天不從人願,哀哉!

還珠格格中的小燕子說「死有紅毛綠毛」,陸增鏞先生的就真箇「紅毛綠毛」,他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校董,年82。2月16日午與28歲女友到油麻地一酒店闢室談心,僅穿內褲的他突然暈倒,送院搶救告不治。昨午到保安郵票社買到格陵蘭的郵票,又到尖沙咀商務印書館買了一本書

敬悼沈殿霞(21/7/1945-19/2/2008)
敬悼羅志華(1963-18/2/2008)
「敬悼」陸增鏞(1926-16/2/2008)


蘇哈托統治印尼時,唯一的華文報章《印度尼西亞日報》(Harian Indonesia)被人戲稱為「白二事報」,因為充斥很多華人社會裡的婚喪喜慶的消息,但願我的blog不要淪為「白二事blog」啦。

Labels: , , , ,


Comments:
小時候常看肥肥出現在電視上
報章雜誌也很多關於她的報導
感覺她很開朗
雖不算是她的「粉絲」
但覺得她總是帶給人們歡笑
這樣的演藝人員走了....真是可惜

p.s. 無名blog有時會有小狀況,會無法登入/留言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