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1, 2006

 

記11月10日講座、聚餐及時事

昨晚六時往油麻地公共圖書館聽「文學名著選講」講座,出席者75人。它也是學海書樓搞的國學講座的一部份,只是土瓜灣公共圖書館在逢周六1415-1545舉行,講的是「四部選粹」;而油麻地則在逢周五1800-1930舉行,駱克道則在逢周三1720-1850舉行,講的是易經。今次講陸機的《文賦》,以往講過莊子.秋水篇(我也很喜歡這篇文章:「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不辯牛馬......」)。這裡的講者張文燦先生生動多了,不竟選材不同。多談修辭方法,寫作技巧。不過他跟黃兆顯先生一樣都會在白板抄補充正文的文章,講義也是手抄本。不過他的手抄本就字體端正易看多了,也更能結合當前時事,只是對現政權也多有微詞。他不滿「食雞阿嬸」陳馮富珍擔任世衛總幹事,也談到某「愛國」商人在暴動期間的事。

1900我就離場到突破地庫參與FES50周年的晚飯聚會。起初難免有「關山難越,誰悲失道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的感覺,不過也很高興碰到幾位同院校的弟兄。開始主持人請每桌(共6桌,以院校劃分)的朋友講三點同桌和某指定桌的人的共同特點,結果有一桌的人說大家都對陳水扁很不爽(我該到該桌去!),全體齊聲鼓掌。

談到陳馮富珍陳水扁,想到巴士阿叔近日居然西裝畢挺的遠赴日內瓦陳馮富珍打氣,早陣子還慰問過何俊仁和到過台灣倒了扁又要挺扁。他還異想天開的說要競選中華民國總統,你說他精神失常不知所謂也好,什麼都好,我只覺得他很可愛!在新聞聽到陳馮富珍用大家最熟悉的廣東話覆述誓詞,解釋政策,也讓我感到很親切。

近日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行「公投」,決定是否退出學聯。中五畢業期間參加過學聯搞的中學生計劃,初進大專之時我很嚮往被稱為「風起雲湧」的七十年代。不過周邊的環境卻很冷感,後來有機會參與反賭風等的行動,總算彌補了某些「遺憾」。曾幾何時我總覺得港大學生會港大團契彷彿就像一個火車頭,帶領著其餘的院校前進。但其實根本不是那回事,ICCF會歌那句「無分宗派,無分院校」正是吸引我參加FES的原因之一。或許因為性格和成績關係,我對港大沒有什麼緣。

延伸閱讀:
Yahoo!新聞:巴士阿叔新聞集錦
WHO: Acceptance speech delivered to the Executive Board by Dr Margaret Chan:"...my eyes on the goals we agree on together, my ears open to the voices of all, and my heart committed to the populations of your countries. Thank you, Merci...(中間不懂)...Xiexie!"
洛謀:離開學聯,有更好的理由!

Labels: , ,


Comments:
How's FES's dinner, I do worry about FES' future...
 
簡單一句就是要求代禱和籌旗!播了歷史回顧的powerpoint,吃飯拍照就是。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