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07

 

與小燕子相遇--粉絲父親自殺事件讓我回想起的

以下的舊作我一直以為已難重見天日了,因為談到的人和事早已時過境遷。誰知近日發生了內地超級劉德華粉絲楊麗娟的父親楊勤冀老先生因女兒受到了華仔的「冷待」,在尖沙咀跳海自殺的事件,又在友blog談到趙薇的歌,勾起了我塵封的記憶。看過舊作的朋友或許也發現這已不是原作了,增補了不少內容。我也曾經是粉絲(說不上超級,遑論「粉絲王」),只是家人管教較嚴,財力有限,只能翻錄盒帶,貼貼海報,隨家人(後來是朋友)聽聽演唱會而已。在四周熱議,電台節目主持人譏之為「喪娟」的當兒,讓我們回看一位「粉絲」的經歷,也盼望能像這位作者說的,能夠「和諧理性的去愛」。

這件事發生於2001年5月5日(六),意想不到,這天我竟有機會在尖沙咀美麗華廣場加州紅卡拉OK內與趙薇高歌並握手。當天難得休假,早上參加了新書館一個活動要返團契,中間一大段空檔時間。剛巧數天前我在街上見到一張關於趙薇歌迷聚會的宣傳海報,就是不能見到她感受感受一下氣氛也好罷。1時45分到會場,大批人排隊等候2至3時的簽名會,長龍蜿蜒。既然到了,跟在場的朋友攀談一下罷!誰知加州紅的工作人員來到,手持抽獎箱。抽得透明星星「多謝支持」,綠星忘了,抽到紅星的五十位可到卡拉OK與「小燕子」高歌。我也來抽,竟抽到紅星,被工作人員貼上標識。據大會規定,參加者須持有趙薇新唱片或Yes!印發的趙薇海報始能參加活動。我親眼看見一位女粉絲因沒持有唱片或海報被「剝奪資格」,除下標識,被拒絕進場。我也沒有,會前嘗到Yes! Station換海報,惜派完;到附近買大碟又賣光,我是「搏懵」入場未被發現。二時我與一男一女(男的叫小榮、女的叫Daphne)先入場,一小時後「薇姨」來到,狹小的卡拉OK房霎時閃耀著閃光燈,群情洶湧,高呼「Vicki!趙薇!」,還有台視東風衛視的攝影機。我本來坐在Daphne的旁邊,誰知會前被工作人員要求坐在後面,原來,我的位子坐暖了是要讓給趙薇的。Daphne本來也想拿出唱片請Vicki簽名,Vicki也準備拿筆,但因時間和秩序問題被工作人員阻止。趙薇即場高歌新曲愛之玄,為時15分鐘,並逗弄一下身邊的男女fans。雖然首先入場的三人得不到趙薇的簽名,因她要在三時半趕到九龍城廣場出席另一聚會,可是能夠跟我國六億(小榮語,我指正他中國的人口是十三億。不過扣除了在山區接觸不到媒體的、不喜歡趙薇的,「六億」不算錯)同胞的favourite近距離接觸,實在是一件樂事。

團契後,我出席了梁國雄(長毛)的講座。會前我到了集成圖書(現已結業),與一位顧客大談歷史與政治。這就是我!可以在書館講論閱讀寫作,可以在會場談論哲學、社運、歷史、政治;又能在K場與粉絲與favourite同歌共樂,在教會中敬拜上帝,這就是我。

第二天各報章雜誌刊登了相關報導,Daphne隨即來電相告,有同學甚至在新Monday看到我跟Vicki、小榮、Daphne等人的照片。Daphne嘗架設網站,但想找回她的舊作也找不到了。而該兩人也早以失去聯絡,只知道Daphne後來信了主,所以在本文「偶像」皆以"favourite"一詞替代。

延伸閱讀:
網易:有關「喪娟」的新聞集錦
楊麗娟父親遺書全文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