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07

 

參觀香港天文台(及其他)

今早到土瓜灣郵政局拿郵品。公司離郵局較遠,未能在發行郵票當日到局拿郵品或實寄。幸而現在是周休二日,可在周六拿取。不過總覺得現在雖參加了郵品訂購服務,雖不會miss,但還是不及發行郵票當日實寄好。後往香港天文台參觀,香港天文台建於1883年,位處之地當時稱為艾爾尊山(Mount Elgin,紀念額爾金,中環的伊利近街[Elgin Street]也是紀念他)。一進場就收到一張天文台大樓的明信片和一張介紹香港熱帶氣旋警告信號的單張,「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就是我們一般人說的「風球」。天文台展覽了多個當年用來懸掛的風球,或許大家仍常常聽到人們說:「天文台『懸掛』(hoist)(或除下)一號風球」,可是現在香港的風球不用再在天文台「懸掛」的了,正確的說法是「天文台『發出』(issue)(或取消)一號戒備信號」。澳門的風球仍然會在氣象局「懸掛」,晚間還有燈號(香港取消了),有人會特別在颱風季節到澳門松山觀看懸掛風球的過程。

「艾爾尊山」上有一個小型叢林,據說百多年來沒有怎麼改變過。開放日中有專人帶領參觀這個叢林,林中有蒲葵樹,天文台門前那個放溫度計的棚就是用蒲葵葉造的。蒲葵葉還可作掃帚、作葵扇,莖可作牙籤。有一種馬尾松,不耐火,早年在新界很多。可是在1981至82年間,受到線蟲的侵襲而大量死亡,因此港府後來引入愛氏松、台灣相思和紅膠木三種俗稱「林務三寶」的行道樹。在彌敦道有許多榕樹,早年香港很多。可是這種樹有一個缺點就是會擴展得很快,會穿牆入室,鄉民管它叫「霸王樹」,所以現在不再種榕樹作行道樹。領隊說她曾在台灣某縣(她記不起,我查到疑是台南)有一個「榕樹走廊」,許多棵榕樹伸展得很遠很遠。

Yahoo!知識有一條FAQ:「香港為什麼叫香港?」,其中一個答案就是林中有的陰香樹。預科時有位熱愛自然的同學告訴我要去「睇樹」(看樹),我想樹有什麼好看?尤其那天大風大雨,你可以說在大風大雨中看著那些樹仍然生長得很挺拔很好很有意思,可是我真的沒這麼的閑情去「睇樹」。

颱風的英文叫Typhoon,記得中學時學過法語(都忘了)。一天因"Typhoon"要停課,第二天老師說前一天香港有"Typhoon"----法語叫做"Le typhon"。在天文台看到一本方潤介紹過的講天文台史的書,作者提到希臘神話中有一個象徵風暴的妖魔叫Typhon(Τυφων),但只是巧合。在1921-1997年間香港天文台曾稱為「皇家香港天文台」(Royal Observatory Hong Kong),「皇家」稱號是英王喬治五世御賜的,他不僅是個偉大的集郵家,還酷愛氣象學。

中午跟兩位久違多時的中學同學在旺角和民午膳,後往一商場和信和中心。早年我們喜歡說「到信和買郵票」,當時信和許多郵票社。如今只剩一家歷史悠久的友聯郵票社,展出的郵票仍是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郵票。我問東主有沒有「台灣228郵票」,搞不好在台灣本土也供不應求。團契繼續講釋經學,會後在商務印書館買了一本書

延伸閱讀:
安平樹屋:是不是那位領隊說的那個呢?
Ειρήνη(Irene):王文華:沒有名片還剩下什麼?:對媽媽來說,「人人有工做」是她最渴望見到的,留言部分我提到近日的工作和生活。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