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5, 2007

 

記2007年六四燭光晚會



昨晚八時才下班,到了維園已八時半。會場剛奏江河水,代表紀念會剛開始。因為人多兼遲了來,未能聯絡到朋友,頓然有孤寂的感覺。想到人們說香港是大中華地區唯一的暗夜明燈(回家看新聞才知澳門也有紀念活動,台灣情況未知,這盞明燈不要熄滅啊!),一己的奔波飄泊又算什麼?今年的節目跟往年相似,也是天安門母親的「玫瑰呼喚」,歌者合唱團演唱歷史的傷口,齊唱中國夢、血染的風采等。只是今年為了配合所謂「回歸十年」,加插了相關內容。如熊貓盈盈(606)和樂樂(610)來港,備受政府呵護,吃最好的竹葉。回歸當天出生的孩子可以免費到遊樂場去玩,只是「天安門母親」們不能自由地祭拜她們的兒女。

九時一刻一位朋友來電,我暫離會場跟他在一食肆會面。十時浩揚Sam分別來電,我與該朋友道別到另一食店跟他們會合。在食肆中看新聞得悉支聯會公佈晚會有五萬五千人出席,結果食客掏出手機,說警方公佈的是19000人(回家看新聞是27000人)。席中談到彼此的近況和周日在香港站的示威,我親眼目睹一班殘疾人士要求兩鐵合併後減價。當日鄭家富梁耀忠議員也在場聲援。當天浩揚也帶領一班大角咀居民到一號銀海請願,反對屏風樓宇,惜因「探阿公」及與朋友見面未能到場支持。

乘車回家時已2250,但很多參加者仍未散去,甚至聽到有人邊走邊唱自由花(見片段)。臨上車前甚至碰到一位曾經在社會行動中一起同行的大角咀居民,有人說在會中一起悼念的人搞不好都認識了。入場和離場時少不免要到那些政團的攤位拿些紀念品和免費刊物,今年較多關於工運和媒體的刊物。近日午飯時間多到尖沙咀公共圖書館,那兒有上網設施。以15分鐘為一節,很多時我就會check check email,看看blogs留言,晚上可以減省部份上網時間。

延伸閱讀:
Sam:六四那一夜

Labels: , , ,


Comments:
除了馬英九投書中時發表"自由民主必須是兩岸共同的語言"專文之外,台灣很像沒有大型的公開活動(至少新聞報紙也沒有提過). 隔天台灣新聞講六四,也是報導香港和美國等地的紀念活動,而且是放在三四線新聞,北一女中的畢業活動反而放頭條.

這八年來,台灣在執政黨的影響下,台灣人對大陸新聞已經視作國際新聞了.所以兩岸三地比較,相信香港真的是大中華地區紀念六四的唯一一盞明燈了!
 
北一女是跟建中齊名的名校喔!這大概等於香港的喇沙和瑪利諾吧。把北一女畢業活動放頭條,大概就等於香港媒體注目於大學的迎新活動。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