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7, 2007

 

灣仔「爆樽」實錄

今天是「七七事變」七十周年,也是友人Alan和丁有恭(George)的生日。下文是一篇舊作,記述了五年前今天親歷的一件「小」(?!)事:

7/7/2002(日),我到灣仔與久別多時的Annie等人會面,當日為我們的英籍朋友Alan的生日正日。我和Annie先到盧押道Big Apple Pub and Disco(按:現改名長灘島Boracay Disco and Pub)跳舞,那兒燈光較暗,我和她各自活動。後來Annie目睹舞池中有一群巴基斯坦人和尼泊爾人打架,告知我"It’s fighting!” 後來,她和泰籍女子Jojo各自拉著我要走:「Patrick,跟著我!」「Patrick,跟著我!」我想,很快就會回來,我連袋也沒帶就跟著Jojo離開Big Apple。

我和她走至盧押道和謝斐道的交界停下。我回望,Jojo說:「你的『姐姐』 (指Annie,要有一個像她一般的『姐姐』該很好!)在後面!」不久,Annie與我們會合,把袋還給我。途中我看見不少剛才見過的,倉皇疏散的人們,讓我想起了鄭秀文一首歌。Annie告知當時有人用玻璃瓶襲擊,三人頭部受傷。我們看到Big Apple的燈也關掉了,暫停營業片刻,救護車也趕至把傷者送到醫院。我給她們看一張25/3/2002的太陽報的剪報,當天深夜盧押道也發生了一起尼泊爾籍人的傷人案,傷者鮮血淋漓而卒。警方也視當地為麻煩之地,Annie和Kiki也被攝入鏡頭成了新聞圖片。我坐著對牆祈禱,Annie問:「你在”Thank God”麼?」我其實是為Big Apple、為灣仔的平安祝禱。後來,我和Annie, Albert, Alan和Kiki在盧押道一家泰國食店(按:現已結業)進膳,Jojo在那兒兼職。我給Alan送了一張卡,用英文寫了我的近況和祝福語。Alan竟以為那是Annie寫的,或是Annie寫了由我譯成英文。我們叫了冬蔭功(Tom Yam Kung, Tom Yam是湯,Kung是蝦)等食物,HK$64結帳。我們回到Big Apple, 路經7-11,俯視地面只見一片污漬,滿目瘡痍,想是有人打架「爆樽」的痕跡。當我們談到南亞裔人,Alan也說”s..t!”,我慨嘆。

後記:多少年了,上面提到的人物很多已各散東西,不知到底現在在那裡。只剩下舊剪報,還有文字紀錄。昨晚聽了看了不少關於屏風樓宇(Wall Effect)的片段,要是不是因為我認識一位「矢志窮盡他一生的精力」關注屏風樓宇的朋友,我根本就不會關心這個課題。如果當年我不是認識Annie和Kiki,這些就是我也不會留意的新聞的剪報也不會存留到今日。或許我一位朋友說得好:「(一個)城市的記憶絕對不是由名人所譜寫,而是由每一個大城市小角落的小民百姓你和我所創作」。或許上面所記述的人和事也實在太小、太瑣碎,說不上什麼「集體回憶」,但大概也該是這個大城市的回憶的一部份吧。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