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8, 2007

 

我的Sanrio回憶

幾天前在友blog得悉在泰國警方為了對付那些上班遲到早退、亂拋垃圾的違規警員,當口頭警告無效的時候,就會要求該警員執勤時帶上粉紅色吉蒂貓臂章(圖),用以阻嚇這些男子漢。

這則新聞昨天在各香港中文報章轉載,回應中有質疑那個Hello Kitty臂章是不是Sanrio的產品,有人認為這是對男士們和「專業」人員的羞辱。我也是Sanrio產品的粉絲,只是我是男孩子,不好說自己喜歡Hello Kitty,我只會說我喜歡「Sanrio家族」或Hello Kitty周邊的好朋友。我不苟同泰國警方的舉措,我只覺得這實在很爆笑。

我中一至中五是在一所男校就讀,自然很少接觸,周邊的朋友也不會用Sanrio產品。中六以後轉到一所私立學校就學,有女同學了。深刻記得有同學喜歡PochaccoPatapatapeppy之類。一次一位同學丟了一條Hello Kitty手帕,有人拾到放在教師桌上。有人看到說:「老師怎麼『童心未泯』,喜歡Hello Kitty?」老師說:「我喜歡加菲貓、喜歡Kerokerokeroppi,就是不喜歡什麼Hello Kitty。」

我還深刻記得一位同學,很喜歡一隻叫Cherry Chums(圖)的兔,還帶一個Cherry Chums的袋上學,還有一個Kerokerokeroppi的鏡盒。最記得一次她說:「最近推出了一款粉紅色的Hello Kitty呢。」我很奇怪:「粉紅色的Hello Kitty?我見過藍色的Hello Kitty呢。」「藍色就是男孩子囉」 我指的其實是藍色的Kitty護士系列,那時Dear Daniel還沒有出現。

無疑,Sanrio的產品的確很陰柔和女性化,不過也有迎合男孩子的角色和產品。在一期草莓新聞(Ichigo Shimbun,Sanrio的官方月刊,介紹旗下的產品。就曾經找了幾位高中男生拿著Little Twin Stars的水壺宣傳,雖然很可愛,但想我不會用。
如果大家有留意的話,你會發現我選擇了一隻熊(圖右三那隻)作為自己的icon。他的名字叫Tippy喔!據說他曾經暗戀Hello Kitty很久,大概因為Daniel的出現,他曾經「失蹤」了一段時間。近年的Kitty的人物介紹也不再說他希望成為Kitty No.1的男朋友了,反而安排他跟別的朋友如小羊Fifi和小兔Cathy一同亮相。我選擇Tippy代表自己,大概就是appreciate他對愛的執著和渴望,與及他跟很多朋友都能很要好吧

你可以批評Sanrio的世界很幼稚、很簡單、很女性化。可是這個世界已經夠累了,反正Sanrio的產品的主題往往是愛和友情之類,或許不夠「專業」、或許沒有深度,但起碼不是負面的吧。

Labels: ,


Comments:
其實我在肥榮那邊說掛kitty臂章影響警察專業形象,並不是kitty有什麼問題,反而我自己也覺得男性用kitty產品純粹反映個人口味,沒有任何問題(我家也有不少kitty產品)。

反而,我最想質疑的是為什麼「堂堂男子漢」用kitty產品戴kitty臂章就有問題,所以我在肥榮的blog才會說「我倒想問,為何泰國警方會認為男子漢戴吉蒂貓臂章就是羞辱。答案似乎很明顯,但不是unquestionable的」。如果大家都可以看開一點、接受kitty是男女合用的卡通人物、不那麼受既有加諸kitty這個icon的意義的話,泰國警方這一招就不會work。
 
多謝你的來訪,你說得對。不是Kitty「本身的問題」,就是因為我們長期以來都視Kitty不是「男女合用的卡通人物」,如果要「羞辱」,為什麼不用Barbie或Betty Boop?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