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8, 2008

 

以身殉博以至以身殉blog,是不是很悲壯?

近日我讀到一篇報導,談到復旦大學一位叫李開學的44歲博士生,因家庭、工作、學業、論文、兒子升學五大壓力,被發現死在書桌前。他不是自殺,也排除他殺的可能性,疑是過勞死(karoshi)。他已經念了5年博士課程,兩度延期,周邊的師弟妹已完成論文答辯取得學位。加上求職不成,兒子升讀大學的經濟壓力,撒手人寰。

昨日聽香港電台節目公民社會,談到內地一些網民製作的視頻和T恤。結果媽媽問:「怎麼別人上網可以看到那麼多,那你呢?」我說:「他們其實是專業的網民,上網找資料寫blog就是他們的職業。我得承認我比較狹窄,只看自己的朋友的部落格,一些『主流』的blog我看得較少。」我想到近日我又讀到一篇報導,談到外國的一些職業博客(blogger)湧現,由於他們經常要更新網誌,24小時緊貼新聞資訊,壓力極大。美國近4個月便有兩位著名博客心臟病發猝死,引起博客界的憂慮。

當然我不認為,沒看過做人别太CNN的視頻代表了些什麼。或許媽媽會覺得,你連這個都不知道社交就沒話題(talking point)。當我看到有人以身殉博(士學位)以至以身殉「blog」,我不感到很悲壯,我只覺得他們實在太可憐。當然能夠時常走在時代尖端,擁有很高的學歷固然叫人羨慕,可是要用生命來換取實在太可悲了。

昨晚體育記者伍晃榮去世了,我曾買過他的著作,但後來還是送到書籍回收。體育新聞幾乎從沒停過,只有六四期間停過一次。

敬悼伍晃榮(1940-2008/4/18 1835)

延伸閱讀:
肥榮:伍晃榮:呢(粵語:這)節新聞報導完畢 再會
肥榮:紀念伍晃榮-無線不敢正視的呼聲
科學網—評論:李開學猝死,一個蒼涼手勢的意味:你看看李開學和他兒子李挽瀾(大概是力挽狂瀾的意思吧)的名字,他們的父母該對他們有著多麼多麼大的期望!
陶東風:再悼余虹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