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8, 2005

 

鐵路旁的紫色野花

星期日我在一個關於二次大戰結束六十周年的節目,得知一個這麼的故事:

有一位日本的老人家,每年都會把一種叫紫金草的種子裝滿麻袋,乘上火車,一路拋出火車窗外。很多人看見那些紫色野花很美,但不知是什麼。

1939年春天,曾經到過南京的日軍軍醫山口誠太郎隨日軍來到南京城。以往的繁華已被戰火摧毀,到處是坍塌的城牆、廢墟和白骨,看到的一切讓他驚詫和不安。不久他就被遣回日本。回國前他在紫金山下採集了一些種子,是一種在戰爭廢墟上倔強盛開的紫色野花

1940年春天,山口家的院子裏開滿紫色小花。山口沒敢將他在南京看到的一切對人提起,只寫了一篇短文連同他帶回來的種子一起分發給自己的親朋好友。短文是這樣寫的:這是我從中國大陸帶回來的,我給它取名叫紫金草,如果你喜歡的話,就撒在你的庭院裏吧!

此後20多年,為了讓紫金草在日本更多地方生長,山口就每年乘著火車,把紫金草的種子到處撒種。

1966年4月的一天,朝日新聞的文學專欄裏發表了一位華僑青年寫的散文,他說中國有一種紫色野花叫二月蘭,日本是沒有的,但現在這種紫色的小花卻在日本出現了,讓他覺得非常親切。

當時,77歲高齡的山口病在床上,聽夫人讀了這篇文章後,連夜讓夫人給報社寫了一封長信,講述了紫金草的來歷,並表示願意無償為人們提供種子。

後來大門高子女士被紫金草的故事深深地感動,於是她創作了合唱組曲《紫金草的故事》在日本公演。組曲描述了一個士兵如何走向戰場。最後在戰爭的廢墟中發現了紫金草,又把它帶回了日本撒播。演出在日本引起反響,後來《紫金草的故事》還到了南京演出,讓千萬倖存者流淚。

德國,一車車的猶太人沿著鐵路被送到各大集中營,所以很多人談到鐵路仍心有餘悸。在韓國,戰火使貫通南北的京義鐵路(從首爾[Seoul]到新義州[Sinuiju])被人為的切斷。近年雖然重新修復,可是離人們所設想:「有一天,朝鮮半島北部的人們沿著京義線南下,他們看到的是一片錦繡江山,自由進步」仍然是漫漫長路。我特地在網上查找日本的鐵路路線圖,我想要是我們能高空望下來,那是一條條紫色的絲帶,圍繞著這個美麗的國家,那是象徵著和平、友誼和復和(reconciliation,大概是恢復和平友好的意思)的絲帶。

可是,那些熙來攘往的鐵路乘客誰又會留意到、想到這些?香港的地下鐵路兩旁充斥著的,是商業廣告。倫敦地鐵,讓人聯想起恐怖襲擊,馬德里的火車大爆炸人們還記憶猶新。誰,還會留意車廂外的風光和植物?

因為時間和工作的關係,很多坊間紀念二次大戰的活動我都沒能參與。我深願上面的文字,能作為我對二次大戰的紀念。也深願復和的精神如頑強盛放的紫色野花深植在大家心中,蒙主保守。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