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3, 2006

 

一堆報摘,還有一件小事

昨天國父孫中山先生140歲誕辰。香港郵政特別發行郵票紀念,HK$5面額那枚正是大家在教科書或各類媒體看慣的國父標準像。記得去年在台灣的專賣店看到有一貼了一張現行新台幣一百元鈔票的圖樣,說這個大家見慣的國父神情嚴肅,愁眉深鎖,實際是末期肝癌的徵兆。據資料記載該畫像攝於56歲,而國父則於59歲時死於末期肝癌,果然是真的。

昨天蘋果日報登載了劉紹銘所寫題為宋美齡的英文的文章。談到宋氏的文章演說喜用艱深冷僻的字眼(big words)。有些字連牛津大字典上都查不到。這究竟是好是壞,見仁見智。作者舉了fefnicute作例,其實用sneak或hypocrite就可以了。我印象中宋美齡曾在一演詞用上"corban"(典出馬可福音7:11,供獻之意)一字,很明顯這個詞是在聖經課學會的。我以前也有一位老師很喜歡用「大字」(舉隅:animadversion[remarks]),我也曾學。不過畫虎不成反類犬,簡單才是美。

上周四明報有文章談到香港中文大學的歷史和教學理念,作者引了錢穆新亞遺鐸(很想找這本書,但除了專賣文史書籍的書店坊間難以找到。加上卷帙浩繁,八百多頁[吳仲賢的大志未竟也是這樣],讓我卻步)說:「人生有兩個世界,一個是俗世界,另一個是真世界」。我想到一位牧師說一些信仰參加完崇拜離開教會會說:「終於回到『真實』的世界」,牧師說教會裡也是真世界。我說都是真的,不真實只因你的心看它不真實。

看新聞亞太經合組織會議(APEC)快來了,我印象最深刻的,要算是每年各國領袖穿上當地民族服裝的大合照。

讀到阿菲最新的文章,談到「這年頭政客說謊世事紛擾」,讓我想起魯迅的名作一件小事說的「幾年來的文治武力,在我早如幼小時候所讀過的『子曰詩云』一般,背不上半句了。獨有這一件小事......」觀乎近日寫的,都是書摘、報摘、網摘。社會大事雖有,但都輕描淡寫。或許,社會的氣氛雖稍稍鬆動,周邊也的確有不少開心事。但在我的個人領域,仍是那麼沉悶沒有起色。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延伸閱讀:
本blog:孫中山「先生」
本blog:親戚是真的,朋友是假的?
Sam:中環愛丁堡碼頭(天星碼頭)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