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7, 2007

 

當重聚的時候,喝杯七喜吧!

我很少喝七喜(7-Up),我比較喜歡喝玉泉忌廉(Schweppes Cream Soda)。我這回要說的「七喜」(Seven Up!)不是那種飲品,而是英國Granada Television製作的系列紀錄片。在1964年,導演Michael Apted找來了十多位不同階級的七歲的小朋友,每七年找他們採訪一次。追蹤著他們的成長,最近一次播放是2005年了。導演原意是想驗證一下社會階級是不是真的那麼牢固,你生來是富人以後都是富人,反之亦然。結果這十幾位小朋友有著不同的際遇----有人當了議員、有人患了抑鬱症、有人結了婚又離婚、有人為每隔七年就要曝光一次感到很厭倦,不再拍了。有人當了計程車司機(圖中那位)、有人曾經無家可歸。有人曾經透露沒錢買腳踏車,結果百多輛腳踏車就送到電視台。有人七歲時就能用拉丁語唱一首澳洲民歌,有人曾經失落,有人則一以貫之,畢生關注貧窮和種族歧視問題。

我沒看過這套片集,搞不好又要網上訂購了。我還是從副刊專欄得知,好奇地維基有關內容。我近日跟中學同學重聚,很快我又跟一位久違多時的朋友再見面了。在 Up Series中倒真的有些人成了終身的朋友,還在婚禮中致詞。重聚應該是歡樂的,可是有些人會為自己的際遇潦倒,不及當天一起成長的朋友感到羞愧。或許我也曾是這麼的一個,不過現在回想,這都不重要,反正仍然是朋友。有些親戚不常見面,當再見面的時候,總會想起當天那個多麼「美好」的我----念書成績很好,英語和國語說得很好,是個「哈台族」(熱愛台灣事物和台灣文化的人)。怪不得他們,他們看不見我找學校找工作的徬徨,看不見我為生活為夢想的掙扎。於是他們心中就永遠存留著當天的「美好」形象,當然我也希望永遠都能那麼「美好」。或許當重聚的時候,放下這諸般的情意結,喝杯七喜吧!

延伸閱讀:
Young Renmin:Patrick:我不能跟你流浪了
區瑞強:那天再重聚:朋友不要淚垂,人生本多失意。競爭開始了,追不到也是要追。
阿菲:菲哪天要去搭London Black Cab:談到倫敦的計程車,阿菲說的「要把查玲十字路方圓六英里的街道天書記得滾瓜爛熟」在Up Series也有提及。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