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3, 2007

 

兩鐵合併日紀事/ 蔣勳美學講座(二)

今天是陳帆城和Annie的生日,happy birthday!

昨日兩鐵合併,主日崇拜後特別到紅磡站。原九鐵標誌和「紅磡車站 Hung Hom Station」的字樣拆掉了,還沒有裝上港鐵徽號和「紅磡站 Hung Hom Station」的標識。紅磡站內的舊書收集籃也沒有了,職員換上新的制服。荃灣西站的九鐵標誌還沒有拆除,全港十四萬多個原九鐵標誌要在4-5星期方能完全清拆。

昨天也是立法會香港島地方選區補選,周四到了灣仔一出地鐵站就碰到陳方安生的助選團,拿到她和何來的宣傳品。這次選舉的參選人還有柳玉成蕭思江李永健葉劉淑儀蔣志偉凌尉雲

繼續講蔣勳美學講座,相信還要多寫一兩天。其實,宋徽宗是老大不願意,沒有充足準備要當君主的。他在繼承排名表(precedence list)的名次很低,只是他的兄長一個個的死了才做了皇帝。你可以說宋徽宗有兩個角色、兩個領域:在政治上的領域、在君主的角色上是錯誤的領域、錯誤的角色。在美術的方面他在美術帝國裡擁有沒有人取代他的地位。宋徽宗輸了政治,贏了別的。看看司馬遷寫項羽和劉邦吧,項羽就是「輸了政治,贏了人性」。說霸王別姬,項羽還「歌數闋,美人和之。項王泣數行下,左右皆泣」。宋徽宗擁有很清秀的文人氣,重視髮型,五官容貌端秀,連臣子蔡京也「善踢球」。他的瘦金體沒有霸氣,金朝的君主想學也學不好。

說到「霸氣」,我想告訴各位朋友特別Selena,小P不是我的本名。我的本名叫鄧明暉,一位朋友根據這個名字給我取了個叫日月君的別號。就是「明暉」二字的字形,不竟軍字殺氣騰騰用同音的君字替代。我一看到,那麼霸氣。所以我也很少用,幾乎從不以此自稱。不過也有朋友不喜歡我的「小P」(也實在很小!),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小P」,當然我還是得尊重這位給我取這個稱號的朋友。

當晚介紹的詩帖是徽宗用自己最美的書法寫在最美的緙絲上,是用自己的線條寫心底裡的詩。緙絲不是刺繡出來的,是織出來的。最強韌的東西都會朽壞,不過緙絲卻可以維持一千年。緙絲是色的,象徵貴氣,也代表不會生鏽的黃金。他每一個字每一筆都帶了鉤,鋒芒畢露。是用羊毛筆,不是用狼毫筆寫的。中國人的傳統重圓融,不喜鋒芒畢露。蔣勳也曾碰過一個學生,說「他怎麼那麼多稜角?」後來很後悔,只是他實在很愛護這個學生,怕他受傷。該鋒芒畢露的年紀就讓他鋒芒畢露,率性隨性就好

蔣勳說到有人很想學寫瘦金體卻學不好,我想到自己一段時間很想學一些朋友的文風:辛辣諷刺、鋒利而筆力千鈞的快手筆,因為這能贏得更多的掌聲、更多的回響,可是怎麼學都學不到。金朝的君主那麼窮兵黷武,那個叫完顏亮的皇帝居然讀了「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詩而要攻打南方。這樣的人就算有最美的詩最好的書法擺在眼前,又怎麼學得好寫得好?自己的性格是羊的性格就拿羊毫寫羊皮的書卷,是狼的性格就把一管狼毛筆寫它一章姜戎的《狼圖騰》,「率性隨性就好」。有人說現在的內地「狼文化」當道,蔣勳卻說二分法不好,文化沒有多元很危險。為什麼只能讓一種文化甚至文風當道?朱光潛說的是在幾千年或是幾萬年以後看現在(指四十年代)紛紛擾擾的「帝國主義」、「反帝國主義」、「主席」、「代表」、「電影明星」之類,對於人有什麼意義?對的,哪怕是幾個月之後,近日沸沸揚揚的「兩鐵合併」、立法會補選葛福臨佈道會、網絡上的諸般筆戰還有多少人記得?

下次談詩帖的內容,先看詩的全文:

穠芳依萼,煥爛一庭中。零露霑如醉,殘霞照似融。丹青難下筆,造化獨留功。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

延伸閱讀:
史記:項羽本紀
肥力:20071202雜記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