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蔣勳美學講座(三)

今天2130才下班。昨天回到公司,唯一一位居住港島的同事講到選舉當日,她九時多起床時已被兩大陣營電話催票(是次選舉還有其他六位候選人)。有朋友參加了香港葛福臨佈道大會,跑到香港大球場中間的草皮決志,得到了一支拉開筆桿是四律的紀念筆。公司附近開了新食肆,下午茶(實際已五時多)時間同事嘗試,原來買滿HK$50以上可獲贈菜一盒。全體花了HK$125,結果我吃了兩大盒的菜。

蔣勳講座的主體部份仍有待整理。這回講他介紹的一張畫吧:畫了一隻白頭翁,站在很枯瘦的臘梅樹枝上。原作相當破裂,千年來白粉已一直一直在掉落。畫上題了一首詩:

山禽矜逸態 梅粉弄輕柔 已有丹青約 千秋指白頭

詩中「已有丹青約」沒有主詞,是誰「已有丹青約」?畫上有元文宗「天曆之寶」的印鑑,還有別的評賞人的印鑑和題詞。蔣勳提到宋徽宗很多畫都有一個類似拉長了的「天」字的花押,代表「天下一人」,證明他很自負。

蔣勳也提到李煜,念了他最有名的《虞美人》(或許assume大家都認識了,所以念得很快),還有下面這首: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銷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怎麼不是「垂淚對國家」,是「垂淚對宮娥」?這代表了君主對生命的真心切意,面對死亡,面對災難也是如此,這是他必須扮演的角色。如果人生能真的可以「真心切意」,或許該減少許多執著。

我對美學沒有認識,也沒有涉獵過很多美學的著作。不過我相信很多香港的朋友都會聽過蔡元培的「美育代宗教說」,我記得以前的老師是這樣的解說的(未知是否正確):「宗教導人向善,美育也導人向善,所以可以美育代宗教」。大會發給的講座介紹是這樣寫的:「他(蔣勳)認為:『美之於自己,就像是一種信仰一樣,而我用佈道的心情傳播對美的感動。』」我想到澳門教育暨青年局有關澳門教育的文件是這樣寫的:「行政當局不得以任何哲學、美學、政治、意識形態或宗教的方針計劃教育」,近世主張「政教分離」,不以「任何哲學、政治、意識形態或宗教的方針計劃教育」可以理解。但為什麼特別強調美學呢?是受了葡萄牙的影響,還是「美育代宗教說」所致?不過我相信,香港的教育文件不會這麼寫,強調的或許就是蔡元培所說的「實利主義教育」。

延伸閱讀:
鄧麗君:幾多愁:因為這首歌讓很多人會背誦李煜的《虞美人》。
蔡元培的教育思想
澳門地區教科書選用制度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