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9, 2008

 

休假日變更/議場回望

由九月起,我不再在周四休假了。改作周六或周日,可以返團契了,感謝主!曾幾何時周四是我的藝文活動日,我會去博物館、聽講座,甚至旁聽區議會會議。日後想去博物館周六日還可以,不過睡午覺或許未能了。

大專時候有弟兄問我:「弟兄,你想當議員嗎?IC議會(按:IC是專上學生福音團契[ICCF]的簡稱,IC議會就是各院校的團契的代表商討ICCF事務的議會[council],這些代表稱為議員)比立法局行政局(時為回歸前)還要民主,因為就是旁聽者也可以提出意見。」雖然,區議會是不能讓市民即場發表意見,職權也很有限。可是旁聽席和會議桌實際只有兩三張轉椅的距離,議員、記者和旁聽市民可謂打成一片。雖然我心裡明白「議員該專心開會,旁聽者也該專心旁聽作筆記」,可是議員也會在會議期間跟別的議員甚至記者市民嗑牙,連我也在break甚至會議期間(不該不該真不該!)跟議員說了兩句,不過這樣的互動也實在有意思。

管仁健先生一篇文章說到「老蔣」時代的國民大會和中國大陸的人民代表大會,是找一大堆「老賊」來聆聽聖旨抄筆記、鼓掌通過,我想:抄筆記該是記者和旁聽市民做的!就是什麼署長局長甚至行政長官來了區議會不是聽訓的!龍應台有一篇叫《十億元一個電話》的文章,說到台北市民要付出十億元新台幣,為了聘一位里長(我不知道台灣的「里長」是不是等於香港的區議員)代打電話,處理水溝淹水、路燈不亮、馬路不平的問題。這麼說有時候香港都差不多!

(2008/8/31補述:)

區議會會議備有議會文件,供市民索閱。我通常會在會議前study,你更可到民政事務處多拿一些相關資料,如這一回說到的中九龍幹線。議會文件有編號,讓我在討論期間理路分明,筆記清晰。不過不是每個講者都能做到這樣,比方香港書展朱天文的講座筆記迄今仍未整理,因為她說的對我實在太難懂了。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