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1, 2010

 

歲月神偷(2)

在我的歲月神偷(2)之前,先說說近況:昨天到柴灣拜祭三舅父,坐106經過一家教會,居然貼著「要唱和諧歌,釋放劉曉波」的標語。昨天也是我團契一對弟兄姊妹的婚禮,惜無暇參與。今午一時馬頭圍道終於解封,周四晚已經聽見小巴司機在說了。



記得當我第一次看到上面的預告片,我奇怪怎麼那個時候,田徑比賽贏了要身披英國旗(0:37)?或許,我看多了在奧運會選手身披中國旗的情景了。其實,那面英國旗根本是偷回來的,披的人根本還不是田徑冠軍。還記得初中時當童軍,原則上要學習英國旗。只是那時回歸在即,導師說:「英國旗,不教了」可是發給我們的講義,還是有介紹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和威爾斯的旗幟、代表花卉和守護聖人。我深刻記得愛爾蘭的守護聖人是聖帕特里克(St Patrick),3月17日是他的紀念日。

守護聖人源於基督教信仰。我深深記得Desmond葬禮的一幕:「對基督教義一無所知的父親,悲慟地領著家人進他完全陌生的禮拜堂,送別他蒼白憂鬱的兒子......Desmond的同學都來了,漂亮整齊地坐在一邊,跟深水埗這邊,由大伯父拉雜帶來的街坊,明顯是兩個世界。Desmond的照片,默默放在這兩個世界中間的教壇[原文如此,當為祭壇]上,祭燭掩映,漂亮如昔」這竟然讓我想起以弗所書2:14-16說的:「因他(耶穌)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 神和好了。」書中沒有交待Desmond怎麼成了基督徒,更不知道羅啟銳信什麼教。可是現實就是,當追悼會過後,兩個世界仍然是兩個世界黃俊邦的文章認為,片中的Desmond確實非死不可。因為他與女友Flora的階級及權力差距,是本片結構的致命難題。縱然導演如何推崇肯捱肯搏、社會流動,但哥哥要達到女友的財富水平,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看到這裡於我心真有戚戚焉Desmond的死,實在還沒有到了犧牲以至「把兩下合而為一」的高度

當Desmond去世以後,大耳牛把以往偷來的神像、夜光杯、英國旗等統統丟進海中。為什麼要這樣做呢?自己點擊上面的影片。不過又讓我想起以弗所書,裡面說:「從前偷竊的,不要再偷。總要勞力,親手作正經事」。

「於我心有戚戚焉」還有這樣的一節:「父親仍然在氣咻咻的破口大罵。但他已開始罵得不成章法,罵兒子、罵自己、罵命運、罵人生,發洩著半生的不如意」自己身邊的人不也是如此?有人批評八十後怨這怨那--怨不能「上位」、怨不能買房子、怨社會不公平、甚至怨不能結婚。難道就是因為他是父親,就有權「罵命運、罵人生,發洩著半生的不如意」。七十後八十後不如意,就只能祭出甘迺迪的名言:「不要問國家(按:原文為美國)為你做了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了些什麼」?

我很喜歡《歲月神偷》的英文名Echoes of the Rainbow(彩虹的回聲),也喜歡飾演Flora的蔡穎恩(Evelyn CHOI),真純女也!星期三買了書,星期五就讀到黃俊邦的影評,星期六又讀到健吾的評論,幸好看了文本,不然不知所云。先看本文再看評論,這才是王道

延伸閱讀:
太師絕滅:殖民挽歌--歲月神偷影評
游清源:八十後與暴發同志
天使曼陀羅:歲月輕狂 Echoes of the Rainbow ─ 彩虹的迴響如夢幻泡影
現代詩詞精選:沈尹默詩選:片中提及的《羊肉館》是什麼東東?看這裡!
YouTube:Mariage D'amour 夢中的婚禮

Labels: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