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0, 2006

 

Qin'ai de Baobei--記亦朗彌月宴與台港兩地選舉

昨午下班特別跑到裕民坊的匯豐銀行附近,要看一塊街板。好奇怪為什麼要看一塊街板?媽媽說最近在哪兒附近看到一塊街板寫了一位朋友的名字。一看原來他跑去選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不過他那個界別的「選舉」全港只有幾百人可以投票。我想到4年前的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大遊行,我因工作不能參與,只好請朋友給我「代行」。當然朋友也有為我「代去」,只是示威要請人「代行」,投票也得請別人「代投」--據說八十年代前的市政局選舉不很多人有資格投票,有一個可投票組別居然還是「中學會考及格人士」。那時一些盼望爭取權益的人就只好找市政局議員,或者在選舉時拉著資格投票的人希望有人為他們請命。倒頭來你代我我代你的,如此「代議政制」!

我只好為該位朋友和該名單代禱,希望他們能當選廁身選舉委員會。他們選區議會立法會我們可以去助選,這個幫不了。團契後往陳亦朗的滿月酒宴,席中談起台灣的選舉。台北市長選舉由郝龍斌當選,KMT還是跨不過濁水溪,高雄市還是由民進黨陳菊勝出。有人問為什麼綠營弊案連連,南部的人們還是如此死忠?我說以往台灣的發展是「重北輕南」(韓國也是),現在資源多投放在南部了----連國立故宮博物院也要在嘉義設分院。結果有人問我「你不是想要遷到台灣吧?」周四的無線晚間新聞報導員居然把這次選舉說成「台灣的縣市長選舉」,喔,去年選了。



古人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婚喪喜慶做禮少不了。有時難免費煞思量送什麼,做多少禮,「爾愛其禮」喔。我送了一隻聖詩的CD和卡,給亦倫(Leo,圖)送了一隻原公司的八爪魚磁貼。結果他的親戚說他像八爪魚,也人如其名像獅子。亦朗不沈睡了,亦倫也好玩,重30多磅了。他常常說"Qin'ai de Baobei"(國語:親愛的寶貝),據說是一首歌的名字。也周圍走,看魚池的魚和蟹,還尿尿。我說"What's up?"結果Lunlun說"Sup!"(廣東話濕的音),真的Sup了!他的親戚還說他還會跳舞甚至瑜珈,我想:不是喔?我要給你介紹兩位姐姐--美麗、能文能「舞」還會瑜珈。不過近日有人叫我不要再自稱「Patrick哥哥」了,我不得不「認老」。現在還好,若干年後我就是名副其實的「鄧伯伯」了。我真的是他的契伯(粵語:乾伯伯),只是那些「姐姐」該叫什麼我也不知道!有些Leo是叫姑姑的,不過我卻想起《神鵰俠侶》!

有人談到朋友的辦公室背著維港,我說就是不能看到海也可以像張惠妹「聽海」。只是維多利亞港會哭的嗎?誰個又會諦聽維港「哭的聲音」?天星碼頭的鐘樓屹立了幾十年,聽盡了海港的哭與笑還是要拆。海港越填越窄,不哭才怪!席中有人帶了丹布朗《數位密碼》章詒和《最後的貴族》,我不喜歡這個名字,prefer兩岸用的《往事並不如煙》。

今夜還吹著風 想起你好溫柔
 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輕鬆
也不是無影蹤 只是想你太濃
 怎麼會無時無刻把你夢
愛的路上有你 我並不寂寞
 你對我那麼的好 這次真的不同
也許我應該好好把你擁有
 就像你一直為我守候......
謝謝你這麼長的時間陪著我......
 這是你一生中最興奮的時候

梅艷芳一首歌,雖然點給大家並不適合,可是Lunlun你的Qin'ai de Baobei讓我想起這首歌。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