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9, 2007

 

Selamat baru tahun Cina!

昨日往荃灣拜年,外公首次離開護理院回家。舅父大概inspired by下面的一套宣傳短片,拿了一本舊相簿讓大家看看六七十年代時的他。



那時他第一次到澳門,那個賈梅士公園我也到過。印象最深刻的,要算是那個傳說葡萄牙詩人賈梅士(Luís vaz de Camões)曾在那兒寫詩的石洞。相信大家常常在關於澳門的新聞聽到「司警」(司法警察,專責查案,維持治安的是治安警察)一詞,看到一個帽上寫著"PM"的又是那種警察?他說是military police,站得很筆直動也不動,有點兒像台北忠烈祠的憲兵吧。才想到澳門自1974年「425革命」後就再沒有葡軍了,葡京酒店那時還是新建。

今午到Stephen(梁國基先生)家拜年,先到名樓與梁家和陳帆城一家飲茶。陳亦朗3個月了,高59cm,重11磅。陳亦倫(Leo/ Lunlun)本年9月亦入學了,重32磅,他是我前老板的女兒的學弟呢。Leo會的英文字不少,當Stephen跟Lunlun在窗外看著,Stephen說窗外有樹(tree)、有車(car),我說還有人,那人是什麼呀?Leo居然大聲說"I don't know!",我才告訴他是people。

回到Stephen的家,亦朗要吃奶我們吃了。我們就吃北海道產的"Koso"牌玉米Caramel糖,我們終於見識到Leo的yoga了!原來一次阿城帶他到那些學瑜珈和跳舞的地方,他也跟著別人學。喔,我又想起我認識的「瑜珈和跳舞達人」。不過Leo你得學好英語(雖然其中一位是本地人),當然Patrick叔叔(我還沒習慣這個稱號,偶爾還說錯)可以為你翻譯。

不過,Leo說的有時就非得由媽媽翻譯不可了,他念起靜夜思送兄

別路雲初起,離亭葉正飛。所嗟人異雁,不作一行歸。

我說起這首詩的故事:武則天的時候,一位七歲的小女孩她哥哥要離開故鄉遠行了。武則天得知這事,就請這位小女孩作一首詩,所以題目就叫《送兄》。不過她就只有這一首作品,生平事跡都不詳。連名字也沒有留下,她在詩集裡就只好叫「七歲女子」。

今早在香港電台的節目聽到"Selamat baru tahun Cina!",都忘了。因為除了在農曆新年到馬來西亞旅行會看到這句話,你平日根本就不會用,那就是馬來語的"Happy Chinese New Year"(Baru=new; tahun=year)。又是的,上周一的該節目居然在講舞蹈治療(Dance and Movement Therapy [DMT],就是一位「達人」搞的東西),大意是一個人的肢體動作不僅能看出你想什麼,搞不好還能說出你的歷史!再說一次:

Selamat baru tahun Cina!

延伸閱讀:
本blog:農曆新年紀事(三): Leo & Linus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