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07

 

法國大選讓我想到的

上周六,當大部份香港人吃完晚飯,正準備夜生活的時候,遙遠而美麗的瓜德羅普(Guadeloupe,位於美洲加勒比海的法國海外省)的選民正為法國的總統選舉投下神聖的一票。從東到西,法屬圭亞那大溪地(Tahiti)悉尼、香港,手持法國護照的公民都做著相同的動作。回到法國本土了,我們看到有人在搬著一盆盆的植物,旁邊貼著很多競選海報----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植物?是選民投了票以後要送一盆植物作紀念品麼?那些法國報紙的標題我會看,會場上寫的是「更公義,法國將會更強盛」(Plus juste, la France sera plus forte)。雖然我不知道候選人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和羅亞爾(Ségolène Royal,上面引的是她的口號)主張什麼,可是被訪的在港投票的法國選民都能侃侃的說出:「為了社會福利,為了......」一位華裔女選民(其丈夫為法人)更堅決的用廣東話說:「為了法國的興盛!」

結果,84%的合資格的選民都投了票,可是薩羅兩人都未能達到半數以上的得票須於5月17日作第二輪投票。媽媽看到問「不是誰票數多就當選麼?為什麼要第二輪投票?」「他們的制度是這樣,當選人一定要得到半數以上的選票。」「那麼像台灣......」「妳說的是2004年的『公投』,對,一定要半數以上選票才能通過。」又是的,以前的法國的總統七年一任(現在是五年),我等現任的希拉克(Jacques CHIRAC)下台久矣!我不滿他在1996年在南太平洋的穆魯羅瓦(Mururoa)核試。

法國人的公民意識很強,見諸他們的教育。他們高中有哲學科,訓練他們的思辯能力。當七十年代石油危機,法國人很自豪的說「我們不怕沒石油,我們有的是腦子!」當2005年法國表決歐盟憲法,很多學生忙著上網或致電歐盟相關的熱線,因為法國語文和哲學科的考試會考問。幾年前,我曾看到一個時事節目,在直布羅陀(Gibraltar,接近西班牙的英國海外領地)的一個課堂,老師在問「英國該不該加入歐盟?」難道我們要問:「歐洲有歐盟,東南亞有東盟;歐洲有歐羅(Euro),亞洲可不可以有亞細(Asi)?」

原俄羅斯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去世了,友blog慨嘆「訊息來得快,也去得快。」,我也常常質問「見不見得要像某幾位年輕時事評論員能寫出那麼棒的評論,才算真有『國際視野』?」既然來得快去得快,那些風水師、那些遺產爭訟可不可以請你們「去得快快」?

延伸閱讀:
本blog:法德兩國合撰歷史教科書
李家同:法國青年反革命?:李的觀點比較像薩爾科齊,人稱薩氏為「嚴父」、羅氏為「慈母」。薩爾科齊這個名字一看就不像法裔人,原來是匈牙利裔的。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