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7, 2007

 

不再流淚的日子


書名:不再流淚的日子
作者:曾景輝
出版社:福地文化
香港公共圖書館索書號:857 8069
ISBN:986737844X
出版日期:2005-12-15
售價:NT$200

相信很多朋友都經歷過八十年代的香港--歌舞昇平、一片繁榮。近日恆生指數屢創新高,可是大家可還記得整整二十年前,一場股災,多少人成了「大閘蟹」,有些人甚至傾家蕩產、家庭破碎。這本書的故事,就是從這個並不光輝的黑色十月開始:

十六歲青年李維中生長在一個富有的家庭,他的父親李明耀早年憑炒股發了達。可是在一九八七年十月,香港股市慘跌四百多點。李家頓時破了產,李明耀後來也被黑幫殺了。自此,李維中就得輟學,帶著弟弟維發和妹妹維白展開艱苦的生活。母親因這件事大受打擊,患了精神病,認不得人。維中只得騙妹妹說媽媽到了美國謀生,後來母親也死了。

維中到了一家髮型屋當學徒賺錢養家,本來他有機會保送到日本去受訓,可是為了照顧弟妹,放棄了這個難得的機會。幾年後幾番努力,終於能在一個公開髮型比賽取得佳績。女友雨思當上了警隊的心理主任,兩口子也展開了新的生活。

作者跟我同齡,出生於原英國某殖民地,現於台灣定居。很偶然找到他的部落格,得知他在撰寫他的第三部小說(按:他的第二部小說香港公共圖書館未有),google一番,結果找到這本書並借了。我相信這本書不是他本人的故事,因為根據資料,他喜歡「世界史、宗教、政治學和文學」(跟我一樣,呵呵!),可是他的長輩說要是他要是念這些最終只會當乞丐(再一次呵呵!)最後念會計也當會計,或許是他親友的故事吧(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我impress他搜集資料很認真,因為這本書是在台灣出版,所以書中很多關於香港的學制、醫療及福利體系、職業等的註釋,以體貼台灣的讀者。比方什麼是警司警誡(維中的同事接受這個),Hairdresser(光會公式地洗頭剪髮,不會按顧客需要設計和創造新髮型)跟hairstylist的區別。

不過也有大醇小疵,比方「國」誤為「國」。一段是這樣的「今晚大約九點半左右,九龍火車站發生一宗謀殺案......(李明耀,時年四十)送往伊麗莎白醫院急救後證實死亡......」未知作者是否故意這樣寫還是台灣出版商改的。按那個車站當時的正式名稱是「九龍車站」(Kowloon Station),可是一般人都管它叫「紅磡火車站」。到了1998年為了避免跟當時地鐵新建的九龍站(Kowloon Station)混淆,「九龍車站」正名為「紅磡車站」(Hung Hom Station)。我未能拿出當時的新聞片為證,但相信當時的報導員不會說「九龍火車站」的,充其量會說「紅磡火車站」或當時的正名「九龍車站」。另外,不錯,在內地和台灣那位女王的確叫「伊麗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可是在香港,她叫「伊利沙伯二世」,那個醫院順理成章也該叫伊利沙伯醫院

整本書我印象最深刻的,要算是為維中在髮型比賽當模特兒的山本綾子和她的爸爸裕久。綾子的身世跟維中很相似,媽媽死了。一天裕久交給維中一個盒子,裡面有他的剪髮用具。裕久天天給剪髮用具洗淨抹油,惟恐生鏽。還有一本殘舊的筆記本,寫有很多髮型理論筆記和當時的舊剪報。雖然那些髮型今天看來老套極了,卻是現代髮型的基本。我不會髮型,未知「挑染」為何物(這個卻不註釋!),可是裕久的敬業精神讓我感動,搞不好今天許多「洗頭仔」都是「讀書唔成」才不得已幹這個職業呢。

有了,李明耀(或者作者)很喜歡搓麻將的麼?給他的兒女取名維中、維發和維白,書中也有打撲克牌的情節。故事終於1995年,要是今天他們還在,孩子大概也快有維發當時的年紀了。不知道他們的際遇後來是又怎麼樣的呢?

昨天在三聯書店看到一本叫甘巴茶背單字的書,甘巴茶究竟是那杯茶?想了很久才想到那個茶字要念成潮州話或閩南話的teh音,就像有人管「沙爹」(satay)叫「沙茶」,甘巴茶就是香港人說的「奸巴爹」(Ganbade,日語,努力),只是一個按粵音一個按閩南語音譯。那貓空子(作者的別名)我們彼此都要Ganbade囉!

延伸閱讀:
Joel:有蟲咬我,啃!:有關於不再流淚的日子這本書的介紹和作者的回應。
合肥晚報:何必打壓勵志文學?:或許有時所謂「勵志文學」會簡化了現實,甚至難聽點兒是「精神鴉片」。只會使人成了建制的conformists,不會去批判社會上不公平不合理的現象。只求乖乖按著既定的遊戲規則達到所謂的「成功」,而也不見得每個人都能達到這所謂的「成功」。有些「勵志文學」也流於說教,當然我知道曾先生寫作也備嘗艱辛。不斷的給要求修改甚至退稿,夠勵志吧!不過「勵志文學」的基調還是積極向上,還是有它的存在價值。

Labels: ,


Comments:
感謝你的評語!

沒錯,有些原文在編輯手上時被改過去了.畢竟書的主要市場是台灣的小朋友,所以要"台化"一下囉!主角女友被寫成是心理主任,是因為無間道裡陳慧琳的影響;而裕久先生的作為,其實也是不少日本專業達人(指美食/手藝方面)的想法,他們很希望自己的技術能夠傳承,如果他們的下一代不想繼承,那就傳給一個他們覺得可以信賴和發揚光大的人.

第三本沒錯正在創作中,不過近日正職工作過於繁重,所以停擺了大半個月.昨天地獄般的日子暫時告一段落,現在差不多時候"開工"復寫了!

晚點我在blog寫這大半個月的辛酸日子吧!
 
現在的社會的價值很混亂!能為未來的孩子寫一點表達人間的真善美的文字也是好事。
 
哈,忘了說第二本小說...

可能第二本沒有香港的場景,筆名也用了別的名字(是國語唸是跟曾景輝同音),香港圖書館的採購可能看漏眼了.

不過說也奇怪,新加坡圖書館有買了我的第二本小說! 哈哈!
 
有家長跟我說過:"現在台灣政治亂七八糟,尤其是現在的xx黨和陳先生,還有杜先生(我不想有人去你blog打起政治筆戰),都把台灣教育和道德價值觀完全顛倒. 小朋友除了看書和看電視,就是很愛看勵志小說的課外書,下一代的價值觀和道德觀的教化,也要靠你們這類作家的小說了!"

我聽到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只能說在混點稿費作旅遊基金之餘,也要替下一代進行教化,略盡社會責任的綿力吧!
 
我也很討厭筆戰,總之戰爭就是不好。不過能促進人們進步的挑戰(challenge)和競爭還是健康的,所以最近的「中大學生報事件」和「檸檬茶會考事件」我就不太願意捲入,雖然網上的討論已汗牛充棟。有了,亞視曾經有一位記者就叫鄧景輝呢(現主持港台《議事論事》),我的本名卻叫鄧明暉。
 
對啊,其實我對政治也是有很多看法,但很怕有筆戰,所以我一直也不會在部落格多寫. 像最近的中正紀念堂事件... 我只能說...又是一個假借"轉型正義"之名行操弄族群之實的最廉價政治手段!

鄧景輝當然記得啦!當年母校有些新聞系女學生蠻鍾意佢的咩!

ps.很少人看到小說裡"中發白"的意思,其實我不會打麻雀(知識僅限會看懂一至九萬和東南西北中發白), 其實寫這本小說時,我本想是寫主角老豆係賭徒啦!不過用"賭神家庭"作故事背景也太kuso了,於是就寫炒股票囉!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