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4, 2007

 

2007年七一遊行記(下)

在伊榮街,有朋友看到顏福偉,就是白花油的老板。讓我們想起那首廣告歌--「來簡約愛多八十年......」,結果有人說「不是要『撐』多八十年吧」。在遊行隊伍中,有支持「撐港台」(支持香港電台免被將來的所謂「香港公共廣播公司」取代,繼續其「公共廣播」的使命)的、有反對香港大學醫學院更名為「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的、甚至有來自內地和澳門的朋友來港表達他們未能在原居地反映的訴求

行至修頓球場附近,歐陽醫生的兒子被訪,問及「爭取普選跟屏風樓問題有什麼關係」,他答了,Sam補充了一點,最後歐陽醫生出馬。記者再追問:「回歸前和回歸後城規會(城市規劃委員會)的決策有什麼不同?」我問:「你們是什麼媒體的?」「蘋果日報」,歐陽醫生跟記者交換了名片。說句真話,記者這麼冷不防的突然問我這樣的問題我答不出就是答不出,我真的很窘。換了我或許會說:「要是有了普選,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就會比較貼近市民的心聲。諮詢機構裡就較多市民代表,不會過於偏袒商家利益」可是後半部我真的答不出。不過,我們最終還是沒有見報。

浩揚說要「講真話」,想到當天上午我看電視轉播中國人民解放軍來港的跳傘表演。不知為什麼天空明明是陰天,旁述員卻一連幾次在說「藍天白雲」,都不知是睜眼說瞎話還是什麼了。

到了政府總部時是1830,剛好3小時。我看到有人展示一面回歸前的香港旗,對歐陽醫生的兒子和他的弟兄說「這就是回歸前的香港旗啦」「是殖民地的旗嗎?」「是啊」歐陽醫生接著說「這裡就是政府山囉,不過將來就要拆,建新樓宇了。」真可惜,這裡是我們的集體回憶。我在新九龍廣場看到一班掛滿徵章的老人,他們是什麼人呢?看到他們掛著「東江縱隊老戰士」的名牌,原來就是二次大戰時在新界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游擊隊成員。大概赴著回歸日到那兒的酒樓聚會。不過「東江縱隊」是中共支持的,所以戰後港府就比較忽略他們的貢獻。我那時的教科書沒有寫,教師也只是在課堂輕輕帶過。反而台灣的「十大建設」、「九年國民教育實施」當時還有講,不過現在卻沒有了。

離開政府總部前,再一次碰到大角咀居民周先生。他原來在途中跟我們失散,他問著我在議員辦事處問過的相同的問題,我也給他相同的答案。記得一次遊行,浩揚製備的乘車名單都是叫什麼先生或女士的,只有兩個是「有名有姓」--就是我和Sam。大角咀的居民們,雖然我不是你們以為的「助理」,也不能常常看到你們,搞不好你們的名字很多都不知道,知道的都寫在這裡了。歐陽醫生也跟我們說,走向天國的路很孤單,也很狹窄,這是耶穌說的。或許真的很窄,也很孤單;可是仍盼望能在不遠的日子,能再與你們同行。

今晚2010下班,在窗外看到幻彩詠香江煙火環節。今天也是美國國慶,來首星條旗吧!今天原來還是台北市貓空空中纜車通車,不過又是意外!

延伸閱讀:
本blog:2007年七一遊行記(上)
肥榮:七一的主題曲
肥榮:七一相簿
Sam:回歸遊行數攝
肥力:記於二零零七七月一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