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2, 2007

 

今天,拿一本綠皮書/ 又見野百合

昨天政府發表了政制發展綠皮書,今早特別提早出門,跑到位於黃埔的九龍城民政事務處索取。也拿了一本二零零七年行政長官選舉報告書,翻到一頁寫著「林浩揚,51票」。不是嘛,他去選「行政長官」?他選的是「800人選舉委員會」的一員,說來有趣(也很可悲),我居然是臨選舉前兩天才在觀塘的街頭展板得知他選「選舉委員」,而這個選舉卻是只有幾百人選二十名「選舉委員」,而全香港卻只有八百位這樣的選舉委員代表七百萬市民選一位行政長官。這個選舉我當然不可以投票,就是我可以搞不好浩揚他也只能得到「52票」。經過這件事,我深深明白這個制度多麼不公平,普選多麼多麼的重要。

政制發展綠皮書看到一個叫李大壯先生(Mr LIE-A-CHEONG Tai-chong, David)的,「LIE-A-CHEONG」這個姓很特別。印象中我以前有位同學就姓這個,未知是否他的兒子?(待查)記得當時的老師解釋以前一些英籍的人口登記官不諳華語,不辨名姓。結果有些人的英文姓氏實際是他祖先的全名,比方前市政局副主席張有興就姓Cheong-Leen,全名Hilton CHEONG-LEEN。香港的名門望族何東家族規定長子嫡孫的那一系姓Hotung,其餘的只能姓Ho。張有興是喇沙舊生,前市政局主席沙理士(The Hon. A. de O. Sales,葡裔)也是喇沙人。我們很以母校為傲,回歸前的憲制事務司施祖祥和吳榮奎(Nicholas NG)都是喇沙人,難怪我對憲制發展那麼感興趣。

昨晚無線新聞說對年輕一輩來說,「綠皮書」一詞很陌生,可見對上一輩來說那是他們的「集體回憶」。我個人覺得「集體回憶」這個詞兒在這裡是濫用,充其量那只是上一輩「對憲制發展特別感興趣」的小眾分子的「集體回憶」。記得中學時候,一天我在校園看著南華早報(或許,南華早報就真的是很多香港中學生的「集體回憶」。因為雖不是強制性,但很多學校的老師和家長都會鼓勵學生訂閱這份香港主要英文報章以學習英語)轉載的《香港代議政制》白皮書,結果一位師弟問我「你對這些很有興趣的嗎?」。結果他給我看一篇他寫的文章,寫他的夢中情人。我回想當別人在追「夢中情人」的時候,我卻在研讀《香港代議政制》,看《香港市議會史》。到了今天還是在看政制發展綠皮書,「夢中情人」搞不好換了很多個,卻仍然只能在夢中。

今早家人問我「每個人都曾經年輕,為什麼有首歌卻叫曾經太年輕?」我說「它強調的就是這個『』字,不一定指真實年紀很輕,這大概是說一些人曾經很幼稚,不怎麼成熟吧。」我當天撰文曾quote了這首歌部分歌詞,慨嘆譚凱邦先生這樣的年紀,在環保方面卻有如斯成就。也impress吳牛仔先生對公義和信念的堅執,歌詞說「曾經太過年輕,淚純真透明。你的堅定,我仍然還相信」。

報上得悉「臺灣郵政」將發行「解嚴20周年」紀念郵票,想起我曾讀過一篇網絡文章,作者居然重遇了一位久別「31年」的朋友。我impress之餘,本來很想寫一篇《三十年來家國》抒懷(或許因為龍應台曾寫過一篇五十年來家國)。只是一來這很沈重,二來當我嘗試回溯「31年」來的台灣史,第一件蹦出我腦海的事件居然是「戒嚴令解除」,我很驚訝為什麼在我心目中這件事件很重要?結果就在「太沈重和不熟悉台灣史」下,《三十年來家國》最後沒有寫成。

行政院通過把7月15日定為「解嚴紀念日」,只紀念不放假。好像還要把4月7日定作什麼言論自由紀念日,紀念鄭南榕自焚。那兒的紀念日真的多如牛毛,加上很多香港和國際紀念日和一些我個人和親友的紀念日,連我自己也記不清。最近坐小巴看到一家纖體公司的廣告,居然寫著「慶祝衛蘭成功減肥十五磅」。我想,有什麼好慶祝?媽媽卻說衛蘭減肥關我們什麼事?上該公司的網站還看到「慶祝利嘉兒小姐加盟」,這也慶祝,那也紀念,都不知在搞什麼。這篇是本blog第499篇文章了,下一篇是第500篇是不是又要紀念一番呢?

今晚因跳掣和保險絲(fuse)斷了,家裡電燈全熄了。惟電視、洗衣機、電腦、空調等仍可使用,誠不幸中之大幸。

2007年8月5日補述:白色巨塔今晚終於播完,真想買一本原著細讀。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