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02, 2007

 

兩鐵合併前夕/ 蔣勳美學講座(一)

由今天開始,兩鐵(按:九廣鐵路地下鐵路)合併,新的香港鐵路有限公司(MTR Corporation Limited,港鐵)將takeover香港的鐵路網絡。而昨天是九廣鐵路公司(Kowloon-Canton Railway Corporation [KCRC])最後一天營運香港的鐵路系統,我也特別跑到紅磡站坐一程東鐵到尖東站,然後轉乘地鐵到佐敦。在當區吉野家用餐,再乘地鐵上班。很多人在紅磡站和尖東站拍照留念,以見證歷史一刻。兩鐵的車廂也貼上了新的港鐵路線圖,到了美孚站,以往車廂廣播中說的「九廣西鐵」(KCR West Rail)也改成「西鐵線」(West Rail Line)了。以下的一些站名和用語今天起就要改成新的說法喔:

九鐵旺角站(Mong Kok Station [KCR])/ 旺角火車站(Mong Kok Railway Station):http://www.mtr.com.hk/jplanner/images/maps/mkk.gif旺角東站(Mong Kok East Station)
地鐵(MTR)/ 九鐵(KCR)/ 火車(train):港鐵列車(MTR/ MTR train)
地鐵站(MTR Station)/ 九鐵站(KCR Station)/ 火車站(railway station):港鐵站(MTR Station)/ 鐵路站(railway station)、站(station)
九廣東鐵(KCR East Rail):東鐵線(East Rail Line)
馬鞍山鐵路/ 馬鐵(Ma On Shan Rail):馬鞍山線(Ma On Shan Line)

我去紅磡站(大家日後也盡量不要再說「紅磡車站」或「紅磡火車站」了)還是有原因的,媽媽決定要買新的書桌。要求我清理和丟棄一些書籍,九鐵在沙田站設有「列車書室」。就是在一些指定的車站(如紅磡站)收集市民捐來的舊書,然後整理和蓋上九鐵的印鑑放在位於沙田站的「列車書室」供市民借閱。沒有管理員管理,完全由市民自律,所以不少人索性拿了書不還。我很多時會把看完的舊書(唉,這回還包括黑糖瑪奇朵,嗚......)放到紅磡站的書籍收集籃,今天特別問負責人:「合併以後還有嗎?」「短期內還是有的,不過搞不好港鐵要取消就取消。」「我就是趁合併前夕把書拿來。」

周四晚到位於灣仔光華新聞文化中心參加蔣勳美學講座蔣勳是台灣有名美學家、詩人(名作有《少年中國》)、散文家(名作有久違了,故人)、小說家、畫家,著作等身,媲美西方的「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這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搞的「台灣月」活動的最後一個節目,入場者眾,有數百人,連林青霞也是座上客。據明報報導,林青霞定期回台聽蔣勳的講座。會中有三文魚、蘑菇等的點心供應,我因病初愈,只吃了兩塊方包作晚餐,所以在場吃了不少。又有紅酒、橙汁等飲品,但我只喝水。

為什麼要選擇這個講座作為台灣月的最後一個活動?因為講座的內容是「宋徽宗詩帖」。宋徽宗被很多人視為「亡國之君」,連內地的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美術史》也這麼說。可是蔣勳認為宋徽宗是以最美麗的書法和繪畫結束了一個時代,他展示了一幅宋徽宗穿衣的畫像。他曾經給法國的朋友看,他們很驚訝怎麼你們中國的皇帝是穿衣的呢?搞不好他走在今天中環的街上,會是當今最潮最yeah的人。人們常說宋代「積弱不振」,其實宋代(960-1279,319年,含南北宋)的國祚比唐代(618-907,289年)還要長。蔣勳又展示了一張「聽琴圖」(北京故宮博物院館藏),畫著宋徽宗彈琴給大臣聽。徽宗穿了玄色(就是帶點兒透明的黑色)的衣服,象徵了「低調的阿曼尼風格」。

香港的朋友大概懂得「掠水」這個廣東俗語吧,是「搶錢」、「掠奪財富」、「把價錢定得很高以掠奪顧客腰間錢」的意思。可是這個如此俗不可耐的詞兒居然出現在宋徽宗的詩上,蔣勳展示一張畫,寫著「掠水雁翎寒自傳,墮泥花片濕相重」(跟梁雁翎無關!是「雁的羽毛慢慢飄下來」的意思,掠水也不過是「掠過水邊」的意思。蔣勳是第一次來香港演講的,絕對不是來「掠水」!)這兩句詩。皇帝也在看燕子?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在台北淡水河看燕子。一次有一位朋友開了家藝術家工作室,到廟裡求籤。得出「董永賣身葬父」,憂心忡忡。結果蔣勳說該是「天仙配」的喜劇收場結局呢!

離場後有幸跟蔣勳一起乘電梯,有人拿了他的著作天地有大美給他簽名。我也想要他的簽名,他起初說:「下次再簽罷!」結果我還是得主動拿出筆來,他才在我那篇明報報導上簽上名。我跟他說:「朱光潛(按:我國的美學家)有一本《談美》......」他立時搭著我的肩,我跟著說:「在《談美》的序裡說他在那麼動蕩的局勢,在戰爭的日子裡就是要趕緊去談美!我覺得你的理念跟他一樣......」宋徽宗不就是麼?蔣勳不停強調傳統重視「成王敗寇」,可是在他心中宋徽宗該是美術帝國中永遠的王者。朱光潛說:「許多轟轟烈烈的英雄和美人都過去了,許多轟轟烈烈的成功和失敗也都過去了,只有藝術作品真正是不朽的。」此言甚是。

其他講座內容下次再談。

延伸閱讀:
林良:懷念淡水河
朱光潛:我們對於一棵古松的三種態度
紅色思:海絲絲詩:朱光潛《談美》心得
聯合報:蔣勳談紅樓夢 青霞當安眠藥
Selena:心靈角落:蔣勳《破解米開朗基羅》:一位參加者看了明報的報導,跟我說最讓她感動的是蔣勳給林青霞說的:「謝謝你為人世間帶來的美」如果蔣勳和林青霞給人世間帶來的美,那麼Selena就讓我認識了蔣勳、認識了米開朗基羅。因為妳,我才看天地有大美;也因為這本書,讓我跟那位來自臺中市的舅母有了交集。因為她跟舅父是在東海大學畢業的,而蔣勳曾在東海大學任教。
Selena:心靈角落:《天地有大美》:蔣勳談生活美學
Depp:列車書室:(2008年1月5日補述:2007年12月13日到過沙田站,「列車書室」不再陳列書籍了,卻仍有不少人丟舊書。

Labels: , , , ,


Comments:
這場講座因為林青霞的出席而在台灣上了電視新聞

期待你分享其他講座感想唷~
 
可惜你沒跟蔣老師說認識我(老師對我有印象),說不定他會一開始就樂意簽名(不過,這誰也沒個準)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