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8, 2008

 

願為林中草

最近看明報湯家驊的專欄,提到龍應台親愛的安德烈。我重看這本書,看到這麼的一段:「大樹有大樹的長法,小草有小草的長法。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小草。你不是孤獨的。」

我想起了「願為林中草」這句話,我google這句話的出處。原來是出自曹植的《吁嗟篇》,原句是「願為中林草,秋隨野火燔」。在這篇文章中我更讀到曹植的生平:

在十二歲那一年,曹植愛上了比他大十歲的甄夫人,開始了他一生的第一次戀情,也帶來他後半段生命的悲慘際遇。在那樣幼小的年紀,他請父親代向甄遺的女兒求婚未遂,後來害起相思病「晝思夜想,廢寢與食」。誰知甄遺的女兒嫁給了袁紹作媳婦,後來曹操滅了袁紹,甄氏又嫁給曹丕(曹植的哥哥)——這一年曹丕十八歲,甄氏二十歲,曹植才十三歲。

甄夫人死後,曹丕給曹植送了一個甄夫人睡過的枕頭當紀念,曹植抱著甄夫人的枕頭,傷心注下,在悲憤中寫成不朽的《感甄賦》來吊念他幼年時代的愛人,這篇千古的詩文後來更名為《洛神賦》


曹植啊!你可真是「姐弟戀」的始祖!我大專的時候就曾有一個叫「小曹」的外號,到今天都搞不清楚是什麼意思。他們則說是什麼「曹植七步成詩」,實際上我根本不會作詩,雖然我也在本blog和友blog寫過幾首爛詩。當然跟「姐弟戀」更絕對沒有關係!後來我特別買了一本三聯出版的《曹魏父子詩選》(圖),我很喜歡的一首是《桂之樹行》(見上連結末尾)。

曹植的際遇很悲慘,骨肉相殘、屢受排擠,連好朋友丁儀和丁翼都給殺掉。連這篇文章的作者也慨嘆道:

「我曾夢想著,如果讓曹植在十二歲時依他的心願娶得甄夫人,也許魏晉的文學史就要改寫,我們也就讀不到《吁嗟篇》等等充滿骨肉之情、情感之痛、流浪之苦的作品了。我們希望曹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希望他愛情圓滿,或者望他文章燦爛,或甚至希望他政績輝煌?這些問題幾乎沒有答案可循。」

誰不渴望愛情圓滿、文章燦爛、政績輝煌?雖然大部份人都不從政。我也曾疑心過安德烈是不是一個虛構人物,怎麼他長得那麼俊俏、文筆那麼犀利?只因他是龍應台的兒子!「願為林中草」,或許只是一個很卑微的心願,背後還有一段如此悲淒的故事!不過我想到大專時有一位朋友被提名到某網上「校草」選舉,我上網給他投一票的當兒,在我給他的email寫了這麼的一句:

「草也者,生命力特強。為校中之芳草,春泥護花亦復佳!」

共勉之。

延伸閱讀:
陳威宇:大樹與小草
陳威宇:無名破五萬人次
Polixeni Papapetrou:Dreamchild:Polixeni Papapetrou是一位photographer,因為讀到這則新聞特地找他的作品。
本blog:讀舊生會會訊有感
YouTube:鏗鏘30:願為中林草(1980)
YouTube:鏗鏘30:金飯碗(1978)鏗鏘集香港電台製作的時事節目。我很驚訝當年的製作班子那麼有國學根柢,這一集更出現了「名利竭,是非絕。紅塵不向門前惹,綠樹偏宜屋角遮。青山正補牆頭缺,更難堪竹籬茅舍」的元曲。

Labels: , ,


Comments:
不過我想到大專時有一位朋友被提名都某網上「校草」選舉,我上網給他投一票的當兒,在我給他的email寫了這麼的一句:「草也者,生命力特強。為校中之芳草,春泥護花亦復佳!」

好像有點印像又不肯定...不會是我和你的共同朋友吧?
 
對呀,他的確是我們的一位共同朋友,那件事還是你先告訴我的,我也很久沒見過他了。

說到「校草」選舉,當年母校一位仁兄參與了一個公開的雜誌「校草」選舉。因穿了一身豹紋服裝,被稱「豹皮」。結果我在民主牆上寫道:「題贈『校草』選舉:雁過留聲兮,豹死留皮,天涯何處無芳草」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