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2008

 

欣賞一首古詩--觀報上趙碩之圖片有感

今天看《蘋果日報》,提到近日出版寫真集的趙碩之獲老闆林建名送上寶劍一把。看到這張圖片,讓我想起下面一首杜甫的古詩。謹將此詩獻給趙碩之小姐(她看不看懂簡直成問題!)和所有愛好古詩詞文學的朋友: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 杜甫

大歷二年(按:公元767年)十月十九日,夔(音葵)府別駕元持宅見臨潁李十二娘舞劍器,壯其蔚跂(音岐:雄渾豪放貌)。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開元三載(按:公元717年),余尚童稚,記于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舞名),瀏漓頓挫,獨出冠時。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音技:及至)外供奉,曉是舞者,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匪(非)盛顏。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書帖,數(音朔,屢次)常于鄴縣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蕩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按:今有佳人趙碩之!),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潁美人在白帝(按:九龍美人在觀塘),妙舞此曲神颺颺。
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
梨園弟子散如煙,女樂餘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延伸閱讀:
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一首我也很喜愛的杜詩。
本Blog:破陣子--政府委任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有感
Yahoo! 新聞:林建名贈劍賀寫真大賣 趙碩之親吻當回禮
Yahoo! 新聞:獲邀入體操隊 趙碩之出寫真無懼傅穎分薄

2008年8月6日補述:昨天出版的Face,以碩之作封面。可是卻核突(我同事語,粵語:ugly)得連我也難以接受!

Labels: , , , ,


Comments:
擊掌和議
 
Give me five!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