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4, 2009

 

British History for Dummies

書名:British History for Dummies 
作者:Sean Lang
出版社:Wiley
出版日期:2006
香港公共圖書館索書號:942 LAN
ISBN:9780470035368

吸引我看這本書,是因為它的編排方式。除了傳統的編年史(chronology)以外,還包括了一些專題欄目:比方十個值得知道的英國人、十份重要的英國歷史文獻等。讓我驚喜的除了內容簡明扼要,書中說的史事還緊貼時代。連第一二次伊拉克戰爭、貝理雅、新工黨都有了。書中還解拆了不少迷思────就是廣泛流傳卻不真實的所謂史實:例如維多利亞時代的人不是傳說中會把鋼琴和桌子的腳蓋著,免得人們會聯想起女孩子的長腿(長腳蟹呀!)而生性幻想。帕特里克(Patrick, 387-461)不是愛爾蘭人,而是不列顛人。他沒有趕走愛爾蘭島上的蛇,那兒一開始根本沒有蛇。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歷史花絮:在1957年加納獨立典禮中,嘉賓包括了馬丁路德金。所謂不列顛(Britain)原來不包括愛爾蘭,不列顛是羅馬時代取的名字,範圍包括了今天的英格蘭、蘇格蘭威爾士愛爾蘭該叫Hibernia,有隊球隊就叫喜百年(Hibernian)。所以英國的全名該叫「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不過日常沒多少人會這麼叫。

我近日參與教會的基督教簡史課程,很驚訝這本書有不少關於宗教改革的內容,雖然我不知道作者的宗教背景。本書把中世紀是的教會信仰和簡介當時的各修會如道明會(Dominicans)、熙篤會(Cistercians)、卡都新會(Carthusians)等,還有圖解簡介天主教和新教的信仰的異同。宗教改革期間的領袖如馬丁路德、加爾文、諾克斯的生平和主張也簡明扼要的介紹。書中介紹了一位叫查德.瓦拉(Chad Varah, 1911-2007)的英國聖公會牧師。1936年,他主持一個年輕的姑娘的葬禮。最讓他驚訝的是她為什麼自殺?原來她來月經了,沒有人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這位14歲的女孩還以為自己患了性病。瓦拉決定做些事打破人們的這個無知。很顯然,在30至40年代,推廣性教育需要很大的勇氣。如果今天的學童能充分了解自己的身體和性,要感謝查德.瓦拉了。後來,瓦拉還在1953年創辦了撒馬利亞會,提供全天候的電話求助服務。要知道在50年代,沒多少人擁有電話。而女孩子自殺的原因,也就是出於無助。

不少孩子們在課本上讀到關於南丁格爾(圖)的故事都把她說成溫柔而熱情的人。她被稱為「提燈的女郎」,當她夜間在病房中走過,士兵會吻她的影子。可是真正的南丁格爾並不怎麼溫柔。她是一個倔強的人,她不聽從別人的意見。她拒絕相信細菌傳播疾病,並堅持認為,它不過是空氣中的瘴氣。她是一個慢性憂鬱症病人,她下半生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她設計的醫院和其他公共建築物像軍營和監獄。她是完全不能容忍任何人,把他們都視為她的競爭對手。無論如何,南丁格爾對建立現代護理專業的貢獻還是值得肯定。只是恭喜你,你從沒有跟她共事。

或許大家聽說過馬來亞緊急法令時期(Malayan Emergency, 1948-1960),為什麼不叫馬來亞「戰爭」(Malayan War)而是Malayan Emergency? 原來當時在馬來半島的英人經營的橡膠園保單不保障「戰爭毀損」(War damage),「緊急狀態」(emergencies)反而受保。在我印象中,馬來亞緊急法令就是要剿滅「馬共」。英國人把鄉民趕進了「新村」,不准他們自己燒菜做飯。人人要進公共食堂吃大鍋飯,發放賞格緝捕「馬共」份子。當然這本書沒有記載,還是從報章得知啦。

書中也引述了一些一手史料(primary sources),比如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的名著《高盧戰記》第五卷(Gallic Wars Book V)中對不列顛的描述:

Most of the inland inhabitants do not sow corn, but live on milk and fresh, and clad with skins. All the Britons, indeed, dye themselves with woad, which occasions a bluish colour, and thereby have a more terrible appearance in fight. They wear their hair long, and have every part of their body shaved their head and upper lip.

可是,作者認為凱撒帶偏見(bias)。不列顛人早在新石器時代就種玉米,他們並非身披獸皮,在銅器時代就有衣服穿了。不是所有不列顛人都塗藍色染料(我想到中國古籍說的「越人斷髮文身」),只有蓄鬚是對的。

一個老問題:歷史是帝王將相的歷史。作者的意見挺中肯:你不可能把國王、皇后和女王抽掉--他們很重要。要是一本英國史書沒有了他們那是一本很古怪的書。可是避免「童話化」了他們,就是最強勢的領袖也得依靠好的大臣和顧客。工人階級也很重要,不過書中的確著墨很少。基督教史中也有不少平信徒,比方迫害時期的殉道者,不過都不重要了。

當我尋找作者Sean Lang的資料,發現他研究的課題是「'Hitlerisation' of the school history curriculum in England」。什麼是「希特勒化」?再尋找一些資料,原來是指英國本土的高中歷史課程,過份側重有關都鐸王朝和希特勒的教學。香港和台灣的課程有沒有過份側重某個歷史時期或專題呢?或許這要大家思考了。有論者批評英國學生不知道誰統一了英格蘭和蘇格蘭(詹姆士一世)、納爾遜(在特拉法加海戰打敗拿破崙的軍隊)是誰,希望多教關於「大英帝國」。British History for Dummies不是沒有側重,不過希特勒的確是少一點。

寫作本文期間,媽媽突然問我有沒有facebook。我給她看了,總算讓她滿意。她喜歡照片和影片,較直觀(eye-cathcing)一看就懂(不過這是我最不擅長,沒那麼多時間和心思經營)。她總算再沒有問多少人看,回應率多少的問題了,或者終於讓她「看到」了照片,「證明」還是有人看吧。

延伸閱讀:
Sean Lang: Talking about history in British education
The Independent: Hitlerisation is damaging pupils historical knowledge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