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7, 2009

 

六四二十周年紀事

6月4日特別請假,先到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看一個相關展覽(圖),看到一位藝術家接受香港電台訪問。5點多就到了銅鑼灣。先經記利佐治街的行人專用區,已看到四五行動民間電台等民間團體在擺攤子。支聯會的人員已在募捐和賣花,各學生會也在派紀念刊物。進了維園門前鄭家富劉慧卿在嗌咪,裡面更是一個民主嘉年華,各團體在擺檔。我回到行人專用區,一個團體在地上散滿單張(圖)。好戲量(一個劇團)有人在地鋪了白布,放了一件塗滿紅漆的T恤和紅漆一瓶。有一個人靜默站著,我揮筆用紅漆在白布上題上「FREEDOM 小P」,那人向我示意,我得捐上HK$50。參加這類活動當準備大量零錢,不過我總忘了。

家人總囑咐我記得帶水,結果在大快活晚飯得用HK$3買一瓶水。飯後在惠康門前等候,一班基督徒民間電台成員在惠康門前拉橫額,高呼「我們是一班不一樣的基督徒,別的教會、上周的世界祈禱日只會為那些權貴代禱,我們卻會為六四死難者、為天安門母親祈禱」我在旁攀談和吶喊助威之餘,想到他們批評某些教牧「擦鞋」,向那些曾xx林xx(去台灣那個!)的「權貴」「獻媚」。或許某些人是不得已的,anyway,為了公義我不會有分別心。我也跟民間電台成員說我很慚愧,身為香港人也不怎麼聽民間電台,反而一次為了支持一位朋友特意聽台灣的廣播。當然小P聽台灣的電台甚至BBC只是個人喜好,實無須慚愧!

1925與浩揚Sam等人會合,我們一眾在皇室堡對面的街頭拉起一幅「民主黨九龍西支部,毋忘六四薪火相傳」的橫額。忽然警察來到,說人太多希望我們收起橫額。我說:「我們理解,很快!」原來我們還要多等一位黨友,結果警員要求我們盡快,我們也合作收起橫額再橫過馬路。拉橫額期間我用HK$100買了一本《人民不會忘記》,有梁美芬(鼠王芬)的文章。

人潮早在記利佐治街顯現了,進了會場原來早坐滿六個足球場。蠟燭和場刊固然拿不到,我們一組人只有兩份場刊。結果當糾察(他們穿了寫著「MARSHAL 糾察」的制服)派蠟燭的時候,拿的人能拿一把就是一把,我給我們一組人拿了蠟燭(有一兩人還是沒有)。會場派發一本「六四底層列傳」(圖)的小冊子,記載六四殉難者和受害者的名單。我喜歡「底層」二字,因為民運不單只有那些什麼吾爾開希王丹等的領袖,那些像你像我這般的「底層」才是真正的英雄。

當我唱起自由花,周邊黨友說「你這首自由花唱得很好」我說「都唱了那麼多年,歌詞都會背了」黨友問「你聽過國語版嗎?」「我知道!苦澀的沙吹痛臉龐的感覺......」接著我就唱「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今年有一首新歌,是歷史的傷口的粵語版,非看歌詞不可,所以當唱其他歌的時候我總會把場刊給其他人看。

當司徒華宣佈人數的時候,全場掌聲雷動。當說到十五萬人,坐滿六個足球場、籃球場和草地。我們都不太相信,我們預計人很多,卻從沒想到多得如此!以往離場總是直接離開維園,今年卻先走向舞台。原來離開我們多麼遠,多年來都是聽著擴音器的轉播,完全看不到台上做什麼!終於近距離看到「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的紀念碑。台上有人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我跟旁人說:「當同事知道我參加六四燭光晚會,有人說要是你去了就去不了中國內地。我想,就是我不能回大陸,我還有世界上二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原句無,現補上)可去,包括那個(指著那面旗),它也是中國的一部分」黨友說「那是中國旗喔」我說「對!離開維園後途中所有食肆都爆滿,最後選了一家茶餐廳。點了可樂,添飲大量開水。

席中一位女黨友說一年參加完六四燭光晚會急著去內地,沒有帶替換衣服。結果過關時被人查問,還查銀包。關員問怎麼有梁國雄電話、還有很多新界黨員的電話。我說那我怎麼辦?朋友的名片上有黨徽,連梁國雄的名片(當場拿的)也有。一位原議員助理還問我我是哪個辦事處、什麼position,我聲明我不是文中提及的政黨以及任何政黨的成員。還有,我過關人體彩繪可以嗎?

集會過後參加者都自發的刮蠟漬,大會還呼籲年輕人要幫手擺好鐵馬。我不停向周邊人說「香港是整個大中華地區唯一的明燈,我在6月3日晚新聞看到台北自由廣場是有活動,但很少台灣人記得了。我們不要讓這明燈熄滅!」我早在月前已請假了,我的假得由雇主親自核准並寫在板上。當同事看到「6月4日」都問我是否特意為此請假,我想或許板上的「小P 4 JUN」得用血紅大字寫著,還得永遠的寫著!

延伸閱讀:
Xanga:HKBlog:年青人,六四,與我何干?
六四二十周年紀念話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
Xanga:HKBlog:《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Xanga:Lehasi:六四事件留給歷史去說吧
Irene(2005/6/4):心武又出奇招:改歌詞篇:我也要改!羅文的經典名曲:「靜靜的聽著,Irene,我要為妳唱一首......當妳明晨醒過來,我會尋不到妳的蹤影......Irene,不要悲傷;Irene,不要絕望......妳我會在天涯相逢。」有些人真的很龜毛!不過這位心武的近況如何?
貓空子(2009/6/4):二十年後的六四
阿菲(2009/6/4):緣分好好玩之「咦,這不就是老師嗎?」:每年六四我都會選一篇在六月四日發表的別人的文章,內容不一定跟六四有關。結果今年來了三篇!
2009年6月5日 星期五 06:30:Yahoo!新聞:星島日報:六四二十周年 燭光照維園
YouTube:歷史不會忘記!" 六四事件20周年燭光晚會@news 4JUN09(1)
2009-6-7自由時報:吾爾開希的航站情緣

Labels: , , , ,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