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讀「學習單」有感

前晚八號風球,起初是八號東北烈風或暴風訊號,後轉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訊號。對我家來說吹東南風最麻煩,結果這回滲水,還水浸電線短路得維修,麻煩!昨天1015改三號強風訊號,對我來說發多少號風球還是得工作。

昨晚收到一位朋友回應那篇文章我都幾乎忘了,是介紹一本書的。結果我找回小說作者的資料的當兒,卻意外發現該作者所屬的出版社的網站有一個叫學習單的欄目。因為該出版社專門出版給青少年和兒童的文學作品,很多時候學校會選取這些書籍給學生作課外閱讀和寫作讀書報告。而出版社就會設計跟書籍相關的學習單,配合學校的課程,使學生對書籍內容有更深入的了解。

我特別選讀該出版社的一位作者曾景輝先生所著三本著作的學習單。因為該作者來自香港,而學習單的使用者是台灣的中小學生,所以就有「認識香港」的單元。不再流淚的日子那份學習單一道問題是「所謂的香港黃金十年,是指哪一段時間?」往後再沒有延伸問題了。始終學習單的對象是台灣的中小學生,不能苛求。作為一位成年的香港讀者,我會問的延伸問題大概是:「你同意那個階段真的是所謂『香港的黃金十年』嗎?那個時候真的如作者說的『香港遍地黃金,只怕你不肯去撿』嗎?」

學習單另一道問題是「大陸的『文化大命』[原文如此,真的很大命!]是什麼?發生在什麼時候?帶給李維中的媽媽--陳金娣有什麼影響?」我想,在那本書作者有提及文革麼?我得翻閱原書才能回答:「陳金娣進了精神病院,跟一位病友玩紙牌。對方輸了不服,以肥大的身軀壓著金娣喊出文革時的口號,還說67年香港暴動期間殺了幾隻白皮豬(按:英籍警員)。」不過大部份問題我還是會的。

我想到三月時曾參與小說一百萬零一夜的簽名會,被記者問及「書中展現了什麼印度文化?」、「在金融海嘯下,一百萬零一夜這本書的內容可會讓港人受激勵、逆境自強?」等問題。後來回想,這些問題根本就是文學考試裡的問題(按:真正的文學考試的確有教師即場讓學生口答問題的),得看完一百萬零一夜全書、電影、報章評論和相關資料方能圓滿解答,而我只念了兩章就「膽粗粗」接受記者訪問!要是我真的看完作者兩部著作、電影、報章評論和相關資料我大概要當專家了。我想史瓦盧普甚至曾景輝先生大概都不曾想到他們寫的書是要給學生寫讀書報告、學校教學甚至考試的!世界上大概除了編教科書的人沒多少個作家寫書是給學生寫讀書報告和考試!哈利波特Tuesday with Morrie甚至追風箏的男孩這樣的書早就進入英語國家甚至香港的中學課程。「學習單」的設置還是好的,只是要是本來是用作消閑或增進知識的好書成了考材就不免索然寡味了。

延伸閱讀:
黃思婷:私立曙光女中一年級生:跨校網讀第9611梯次第二名得獎作品:不再流淚的日子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