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0, 2010

 

歲月神偷(1)

書名:《歲月神偷》(電影文本)
作者:羅啟銳
出版社:明報周刊
出版日期:2010/3
ISBN:9789881728647
售價:HKD45

內容大要:
故事以六十年代的香港為背景。羅進二(大耳牛,鐘紹圖[Buzz CHUNG]飾)是一位小學生,他的父親(任達華飾)開設了一家羅記鞋店,「鞋子半邊難,也有半邊佳」是他的座右銘。大耳牛的哥哥羅進一(Desmond,李治廷(Aarif LEE)飾)是成績優異的拔萃男書院(DBS)學生,酷愛吉他。大耳牛似乎喜歡偷東西,觀音廟裡的神像、夜光杯(按:電影紀念品)、甚至消防局樓頂上的英國旗都偷一番。Desmond田徑了得,屢獲殊榮,甚至參加校際常識問答比賽。惜後來患了血癌,女友Flora LIU(蔡穎恩[Evelyn CHOI]飾)因1967年暴動移民加州,Desmond最後也離了世。

當我在書店看到這本書,驚訝怎麼那麼小,封面設計那麼簡樸,比較像一本基本法還是毛語錄。當然它們一般是紅色封面的,《歲月神偷》是米黃色的。因為這本書是電影文本,書中出現不少例如cut to, dissolve to, O.S., V.O.(旁白)之類的電影術語。不過看不懂也沒關係,無礙你了解劇情。有人說羅啟銳很喜歡懷精英名校的舊,比方前作《玻璃之城》說到他的母校香港大學,學生高喊「we are the best」;這一回說的也是他的母校拔萃男書院(DBS),喊的是「we are the best of the best」。我反而注意到羅氏兩兄弟的教學內容:大耳牛在小學念的是《羊肉館》「羊肉館,宰羊時。牽羊當門立,羊来咩咩叫不止。我念羊,你何必叫咩咩?」英文學的是「A man. A pan. I am a man. This is a pan. a man is holding a pan...」聽我的媽媽說,她小時候也念這樣的課文。那叫OEC(Oxford English Course),以往是編給馬來亞人念的,插圖是戴著宋谷帽的馬來人。後來本地化了,那是那個年代的人的集體回憶。

有些長者總說現在的課程越改越淺,再沒有上面說的那麼讚的課文。可是,當羅啟銳說到「Desmond...勉力溫習,背誦一些跟周遭毫不搭配的課文:Assuming that pressure remains constant, a rise or drop in absolute temperature...」這就是所謂適切性的問題。不過,一般人根本不會關心課程是否適切的問題。對他們來說,就是心底裡詛咒著課程多麼艱深、脫節甚至沒用,他們還是得啃下去,考好試過了關就是。

書中反映了六十年代貪污猖獗,鞋店要收保護費(賄款)、中秋節要送月餅「孝敬」長官;公立醫院要給護士茶錢,醫護人員一臉晚娘面孔,扎針很重。白人警官白禮義(Brian)說,在香港,中、英文都要掌握得很好,英文尤其比中文重要,這種觀念我媽媽就很重。Brian笑說姓羅的羅不該譯作「Law」,應該譯成「Lo」。因為香港這地方講什麼法律,最重要的是「識撈」。書中寫的是Lo,可是一篇文章卻拼作「Low」,認為中國人只配用代表低處、低下的「Low」字。我認為「羅」拼成Law或Lo都對,只是操英語的人不一定知道o怎麼正確發音才念成low。就像我那位會泰語的朋友能準確念出PAH-TAH-YAH(Pattaya 芭堤雅),我就念成英語式的pat-TAI-uh。

書中說到Desmond初訪Flora在山頂的大宅,誤把側門作正門,以為彈琴的是姊姊(實際是媽媽)。作者說Flora媽媽彈的那首是「不屬於他世界的主題曲」,論者黃俊邦說的是「即使你好像哥哥般努力,到英國文化協會讀書讀個天昏地暗,一些文化資本,你就是不能夠從書本中得到,更別論經濟資本和社會資本了。居於老街,位屬低下層的哥哥及弟弟,注定無法掌握權力,無法觸及精英們的生活,哪怕是一點點皮毛。」這讓我想到我在中學時也嘗「迫」著自己看英文台美國組合New Kids on the Block的歌,不過不感興趣就是不感興趣,不能怪什麼。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