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0, 2005

 

旅行的意義(一):無邊吹水會盛況

所謂無邊吹水會,就是由肥力等人主催,每月舉行一次的聚會。逢單月最後一個星期日,雙月最後一個星期六在不同的地點舉行。以往曾討論戀愛閱讀廣告等課題,今次的主題是「旅行的意義」,2005年10月29日(六)於大埔一位叫公園仔的家中舉行。今次出席人數之多(12人),時間之長(2345才散會,含晚飯和甜品)為歷次之冠。

起碼,出席者自我介紹的時間也占了個多小時。當輪到我介紹自己的時候,我在看著龍應台簡體字版的《野火集》。我說:「在一眾參加者中,我可說是最坎坷的一個,因為我暫無工作。看著龍應台幽幽的眼神,彷彿就連龍應台也......唉!」參加者中有當教師的、在媒體工作的、IT人、政府部門工作的甚至學生也有,當中有兩位「法國專家」,Tom 曾在法國留學,阿琪近日曾到法國謁杜魯福(Francois Truffault,台譯楚浮,名導演)和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惡之花》[Les Fleurs du Mal]的作者)的墓。有人帶了一部notebook,播放北京和江西省婺(音務)源的圖片,也談到中國內地的火車和著名的台鐵飯盒。

談到台灣的鐵路,我們很多朋友(包括我),特別喜歡台灣,尤其是台北市 。有人談到在美濃和南投縣的民宿。洛謀拿了一本台北市文化局出版的刊物講北投溫泉博物館。我則帶了我的旅遊照片和一本台灣觀光局印發的雜誌,我把雜誌中間大頁的台北市地圖攤在地上。有人在地圖上踩過,我笑說:「他踏上了台北那片『神聖』的土地!」。

讀了一篇文章作者這樣歌頌台北:「台北是中國最民主的城市、最禮貌的城市、最方便的城市、最乾淨的城市」,或許我不完全認同,可是席中朋友說台北市很有文化氣息,台北人很有禮貌,我很同意。可是談到台北101 就可謂「毀譽參半」了,有人覺得它很醜陋,報上還有人質疑為什麼要建這麼的一座建築物,我卻很喜歡台北101。說來有趣,以往撰文台灣我總寫成臺灣,或許覺得這個臺字比較莊重典雅吧。可是後來常常要寫例如「台北101」、「台灣走透透」之類,臺字又顯得很不協調,也只好從俗了。

聊完了旅行以後,我難免要跟新舊的朋友談到自己的際遇。有朋友勸慰我:「繼續看書、繼續吹水」,因為他看見我看《野火集》和《賊船》(一份同人誌)看得很入神。無邊吹水會沒有官方主題曲,我建議了一首,或許也道出了該會的精粹和我的心情吧。我們也談到電影和流行歌曲,特別是懷舊金曲,也談到錢鍾書、楊絳、辜鴻銘和林紓。

吹啊吹 讓這風吹
抹乾眼眸裡 亮晶的眼淚
吹啊吹 讓這風吹
哀傷通通帶走 管風裡是誰

《風的季節》 - 徐小鳳

Labels: , , , , ,


Comments:
不要灰心啊
我也曾有過這樣的歷程
而且每次都重複著相同的戲碼
我目前也不怎麼穩定
不過一些經歷讓我的心定多了
彼此加油打氣囉
真的要繼續快樂地吹水喔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