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鐘鼎山林各天性,紅顏騎竹我無緣

我不是杜甫的粉絲,可是杜甫一千多年前寫的詩居然仍能讓我這個現代人有所共鳴。難怪余光中說當作家可以當上一千年,但部長可以當多久呢?(針對台灣的教育部長杜正勝把輓聯「音容宛在」寫成「音容苑在」)。我曾經在本blog為文,以一首杜詩抒發了我當時的感受。近日「倒扁」,居然也寫了一首倒扁詩。小弟不竟是香港人,有時難免要向當地朋友請教相關問題。在以往的日子,我甚至也會分享香港時事和我參與社會行動的情況。結果一次,一位朋友回應道「鐘鼎山林,各有天性」。

雖然我還是明白,可是我還是要google它出自何經何典。原來是杜甫的詩,謹錄如下:

杜甫˙清明詩二首:

朝來新火起新煙,湖色春光淨客船。
繡羽衝花他自得,紅顏騎竹我無緣。
胡童結束還難有,楚女腰肢亦可憐。
不見定王城舊處,常懷賈傅井依然。
虛霑焦舉為寒食,實藉君平賣卜錢。
鐘鼎山林各天性,濁醪粗飯任吾年。 

此身飄泊苦西東,右臂偏枯半耳聾。
寂寂繫舟雙下淚,悠悠伏枕左書空。
十年蹴踘將雛遠,萬里秋千習俗同。
旅雁上雲歸紫塞,家人鑽火用青楓。
秦城樓閣煙花里,漢主山河錦繡中。
風水春來洞庭闊,白萍愁殺白頭翁。

結果我印了出來,並與一位朋友分享。他說要索解不難,可是我有的杜甫詩集沒有收錄這兩首詩。又google不到語譯和寫作背景,只得斷章取義了。有人說「從政也是一種恩賜」,原來有人特愛關心時事也是一種天性,實在無須掩飾由它罷。有時在親友聚會中看見有些親友已有影皆雙,自己落單依舊,真箇要嘆一句「紅顏騎竹我無緣」了。「右臂偏枯半耳聾」喔,我想到外公,不過或許更嚴重。是四肢乏力,左耳全聾了。

上面兩首是「清明」詩,來一個「應景」點兒吧:李白的《把酒問月》: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滅盡清輝發;
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裡。

麥家碧(麥嘜原著者)曾把首句改成「豬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豬相隨」,蓋麥嘜是豬也。近日一個品牌的健康水在報上登廣告,聲稱該種水的水質「比美古代的水」。除了「古人」,誰喝過古代的水?結果我把上面這首詩的一句改成:

今人未喝古時水,今水曾經飲古人 (飲,音蔭,動詞,使他飲,餵他飲之意)

電視節目介紹:
詩遊記亞洲電視製作,介紹6位中國古代詩人。主持人倪震雖為了迎合年輕觀眾多用上例如「潮爆」之類的俗語,不失為一個好節目。(逢周一至五2225-2250,10月9日後改2100-2130,亞洲電視本港台)

延伸閱讀:
倉海君:玄鐵重劍讀書法(本人留言部份):我讀一首杜詩的序的讀後感。

Labels: , , ,


Comments:
我也有看詩遊記, 這是一個不錯的節目. 不過, 我覺得找鄧飛當主持會更合適.
 
鄧飛喔!久違了,只記得他是節目「中華狀元紅」的狀元,曾於大公報寫專欄。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