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7, 2006

 

心仍未冷--從諾貝爾獎說起

近日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先後頒發,得獎人分別是帕穆克(Orhan Pamuk)尤努斯(Muhammad Yunus),可謂實至名歸。我impress尤氏畢生為公義,為弱勢社群改善生活而奮鬥,也對農村和大地有著那份熱愛。我想到2004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瑪塔伊(Wangari Maathai),當她一收到諾貝爾委員會的電話得悉自己獲獎,高興得立刻在她家的後院種一棵樹。

我以往很少留意諾貝爾獎,及至2000年高行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開始留意。當時我在一家書店工作,又在一個民意調查組兼職。調查組的同事也託我買高氏的《靈山》,我還買了《山海經傳》和《八月雪》。民調組的負責人蘇先生好文學,當時我問他《山海經》是什麼人寫的呢?要是高行健憑《山海經》改編的劇作而獲得諾貝爾獎,那該拿諾貝爾獎的不是高行健而是寫《山海經》的那個人。」結果他說「很雜的喔!」那就是說《山海經》沒有一位單一的作者,那是各種民間傳說的compliation。一次更有趣,有調查員問他「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出自何處呢?結果他念出幾句沒有人聽得懂的古詩。那是「冬雷震震,夏雨雪」,我說:「我只記得那是漢代的詩,第一句還是『上邪(音耶)』。」他說:「你說是漢代的喔,那是秦代和漢代之間的詩。」我好驚訝「秦代」有詩的麼?

高行健有一本叫《母親》的著作,是特別為小朋友而寫的。大概因為出版商甚至讀者都希望小朋友也能親灸大師的傑作,但《靈山》、《一個人的聖經》等既深奧又多有跟性相關的描述,不適合小朋友,所以有這種作品。

蘇先生喜歡古詩,不過那時候播映人間四月天。我說:「怎麼你對古詩就有興趣,對徐志摩的詩就沒興趣。」他說「那些什麼你有我的我有我的,新詩寫得好還得有古詩的基礎。」他也談小說甚至日本明星,對了我的味。最記得保釣的時候,他說「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跟風,不要一邊喊保釣另一邊就說『我要去Sogo!』這年頭,誰還會要Sogo禮券?(21/10/06補述:看招職,要是你向網站上載履歷表,送HK$300 Sogo禮券,我才不要!)現在最潮的課題是「學券」(Education Voucher)!

自從行政長官曾蔭權宣佈向入讀「非牟利幼稚園」的家長發放「學券」以資助子女就學,一時間「牟利」「非牟利」幼稚園的詞兒就充斥傳媒,就連教育統籌局(2008/2/3按:2007/7/1已改稱為教育局)局長李國章教授也指斥「牟利」幼稚園素質低下。我深感就連自己也跟著高官傳媒的拍子起舞,「非牟利」的相反不就是「牟利」麼?香港沒有官辦的幼稚園,不是「非牟利」的幼稚園恰恰就是那些收費死貴英文高深的貴族幼稚園!資助「非牟利幼稚園」的家長原意是好,只是當局沒有注意到那些又要孩子念「獨立」(城市論壇講者語,這個詞兒比較對,你不能說它「牟利」,只是跟「主流」未必相同)幼稚園、國際學校,但供樓等各式各樣開支又大的中產夾心階層!

讀了Sam肥榮的近作,我深深明白你們的感受。我也曾經有過「難道,這就是成長的必然」的嘆喟,我不是說人長大了就要冷感就要不問世事。只是說生活的忙碌,還有周遭人的期望(比方Sam說的家人希望多掙點兒錢改善生活,我說的工作時間長,談什麼施政報告>「反貪腐」除了讓你跟朋友多點兒談資似乎幫不了你工作),讓你欠缺了當年的熱情。可是看著自己還在留意諾貝爾獎,還看施政報告,自己其實也心仍未冷。早陣子我才說我impress Sam仍然關心很多事兒,不過或許各種原因,你比較集中關注香港本土時事。而我,北韓問題、安倍訪京甚至聯合國新任秘書長潘基文都是我的關注議題。就連媽媽也覺得我哈台,因為昨日蘋果日報說李敖將參選台北市長,媽媽看到問我是不是就是「不看你的臉,不看你的眉」那位,我說「是啊!」

看著不少朋友的blog文章上報、被書籍徵引甚至接受訪問,我並不強求。只要心仍未冷,對朋友、對世界仍然關心也都夠了。

延伸閱讀:
周杰(爾康)討論區: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後來發生了921大地震,我在電視看到畫面,我才明白什麼叫「山無稜,天地合」!帖子還刊載了古詩《上邪》和《有所思》的原文。
Young Renmin:本人:我仍然關心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