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5, 2007

 

人生究竟為幾何--為沈詩鈞而歌

今天下班後到油麻地公共圖書館找資料。經過平安大廈兩所郵票社,買了印有「臺灣 Taiwan」字樣的「解嚴20周年」紀念郵票和印有「中華民國郵票」字樣的嚴家淦誕生百周年郵票。團契繼續講釋經學,分享弟兄姊妹從馬來西亞帶來的食品。

近日香港一位九歲的「神童」沈詩鈞(March Tian Boedihardjo,圖,來自明報)獲浸會大學數學系錄取。他在記者會上不脫其天真本色,動作多多,惹來記者的攝影機閃耀整個會場。當記者問他為什麼不選擇在英國讀書,他坦白地說﹕「My father does not have sufficient money.(父親不夠錢。)」

當晚媽媽問我要是我說這句話會用什麼字?我甚至她都說會用「enough」一詞。當然我不是說會用「sufficient」一詞就顯出他是「神童」,我只會用 「enough」,甚至把這句話說成「My father has not got enough money」就代表些什麼。當然,媽媽又在給我唸那些principal verb, auxilliary verb之類,端的是家教本色!我的天哪!除了文法學家(grammarian),誰會時時刻刻都得記住一大堆文法規則?會不會太累呢?就是真正教語文的教師也不見得每次都把relative clause, subjunctive clause掛在嘴邊,說話句句精準?

我讀到近日連篇累牘有關「九歲神童」和「十四歲神童」(說真的,我也花了很多時間才記牢他們的名字,另一位該叫何凱琳)的新聞,我的感想是「人生到底為了什麼?就算讓你早早就念完了所有的書。得了碩士博士,往後又如何?」我也想起了一首詩,都不知是誰寫的:「人生究竟為幾何?何必苦苦學幾何?學會幾何又幾何?不學幾何又幾何?」沈詩鈞小朋友,你數學那麼好,你會「幾何」(geometry)嗎?人生究竟又為了「幾何」?你懂得這首詩是什麼意思嗎?媽媽也補數學,也嘗問我「幾何」,也expect我能還記得corresponding angles, alternative angles, interior angles之類。我只能說,學了幾何至今還能記得幾何的人,該是快樂的人

延伸閱讀:
浸大錄取九歲申請人沈詩鈞--浸大官方新聞稿
9歲沈詩鈞 入浸大讀數--2007年8月24日明報
柑.路:賀詩鈞
本blog:紀念日備忘(及其他):見識見識何謂「家教本色」
本blog:從孫運璿,我想到嚴家淦

Labels: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