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1, 2008

 

大庇天下阿強俱歡顏

我很喜歡台灣作家李家同的作品。雖然他的文章難免有點兒菁英味和比較維持現有建制,可是倒很有人文關懷和對弱勢社群有著深深的關切。我很喜歡他一篇叫大庇天下阿強俱歡顏的文章,講到一位叫阿強的水泥工人,很酷愛古詩古詞。可惜小六的時候,他父親因為工地發生意外而喪生了,他的媽媽帶了他和他的弟弟搬到了城裡來。他小學裡根本就沒有學英文,數學又跟不上。結果在在國一下學期的時候,阿強完全放棄了升高中的希望,找了一個在建築工地工作。阿強透過趙老板認識了李家同,可是每次見面總是長話短說。我很深刻下面這個片段:

他(阿強)當然羨慕那些升上了高中的同學們,有一次,他在工地做工,同學們騎腳踏車經過,親熱地和他打招呼,也停下來和他聊天,他們都穿了高中制服,他只穿了一件汗衫,而且上面全是,他感到很不好意思。他們同學聚會,他去過一次,後來就不去了。雖然同學們對他很好,他卻很不自在。

我想到一篇叫《理工生》(收入《陶泥建生命》一書,香港中文大學學生福音團契於1991年出版) 的文章,作者高考失敗,只能入讀當時的香港理工學院(今香港理工大學)修讀工程,作者寫道:

當我跟中學同學聚舊,難奈的滋味又湧上心頭。他們談及大學宿舍內的次文化,評論大學校園裡發生的事......論及各人的大好前途,我只得啞口無言,不敢作聲,內心感到......與他們有一種階級的距離。

阿強因為家境貧困,追不上程度(這又實在非戰之罪)沒能升上高中。理工生因為高考落榜,未能廁身「大學」之門。面對著「階級的距離」(雖然是無形的),阿強期許「大庇天下阿強俱歡顏」,理工生卻因為信仰的緣故,雖然未能一下子消除了多時的自卑感。卻仍然自信自強,邁向積極的人生。能夠為 神為人所接納,無有芥蒂固然是樂事。能夠終於攀上較高的位置,不再被親朋好友瞧不起,與舊日的師友同列也實屬可嘉。只是整個大格局有沒有因此而改變?在我們的身邊,還有多少個阿強?

延伸閱讀:
本blog:抹去界限線,劃破寒冰見真心
Young Renmin:本人:我不能跟你流浪了
本blog:情若真,何必苦惱自嘆?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