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09, 2007

 

兩廳院讓我想到的......

昨晚亞視轉播金馬獎頒獎典禮,雖然只看了兩節。媽媽不會國語更不熟悉台灣事物,所以就不如我看得投入。晚間新聞談到中正紀念堂(「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香港媒體一般只稱為民主紀念館)牌坊上歐陽詢體的「大中至正」四字換成王羲之體的「自由廣場」。有一個小插曲,工作人員錯誤地從右邊度尺,引致工程延緩。按傳統的中文橫行是從右寫向左的,像「大中至正」四字的排列。可是今天的中文卻是像英文般從左到右橫行,香港很多中文報紙都已是橫行了,可是不像內地和星馬的中文報章,仍然按照傳統像直行書般揭頁。媽媽看到紀念堂(「紀念館」)兩側的兩座的建築物,說我們也到過。我解釋說:「這兩座建築物台灣人管它們叫兩廳院,一邊叫國家劇院,另一邊叫國家音樂廳。兩廳院的正式名稱就是「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按:老友,什麼時候又要改呀?),最近Irene出了一本新書,作者簡介裡就說她曾在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當英語藝術影片賞析解說員(按:我當時說成了導賞員,是誤記了。她聽了回應說:「喔?就是......」)。

書還沒有到手,所以我再急不及待也未能給大家介紹。雖然看目錄它該是一本博客書(blook,把部落格的內容輯印成書),況且該書介紹的更是一個本人「菲」常陌生的範疇--舞蹈治療。我不會跳舞,我更曾跟她說搞不好我這輩子都學不會跳舞。可是我翻看我的一篇舊作,說我當時一位朋友告訴我,Patrick已經懂得有空跑到迪斯可,把工作壓力藉跳舞跳出來了。我想,要是我Patrick真的懂得這樣做就好囉!只是當時媽媽根本就不鼓勵、也不喜歡我跟這種女人去舞場。要是一天我要告訴阿菲(Irene)要去跳舞場「舒緩工作壓力」,搞不好她真的不知如何感想!今天主日崇拜牧師在講撒母耳記下第7章,我在撒母耳記下第6章14-16節讀到「大衛......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大衛王在耶和華面前踴躍跳舞」的記載,就算Patrick真的「一輩子學不懂跳舞,視跳舞場為畏途」,要是將來有機會一睹作者「極力和踴躍的跳舞」就太讚囉!

讀到前文的一則回應,讓我想起友blog的一則回應說:「難道古有夫唱婦隨,今有女友出書男友睇﹖」我當時想到的是:什麼叫做女友出書男友看書﹖起碼要像貓空子(雖然當時我還沒認識)「老公寫書老婆看書」才是。現在回想,我這種想法也實在過於男性中心主義。朋友寫書朋友看有什麼不對?不分男女,無分台港,只要是好書我都會在這裡分享

說到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想到我也曾經應徵香港大會堂的職位,就是因為電腦操作不佳(因為工作包括了網站維護,電腦測試要考問WordExcelPowerpoint甚至Frontpage的操作)未能廁身香港最高的文化殿堂!(想起了那位在我們「偉大」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某部門身居要職的朋友!) 要是你看了出版社提供的作者簡介和履歷,準讓你汗顏!訂了新的書桌連書架,被喝令要清書了。雖然難免有被迫和無奈的感覺,想到Irene的書很快就有新的舒適的安身之所再無奈也樂意了。

延伸閱讀:
梅子:還是要唱:《我愛美麗的寶島》:梅子,近日我在南葵涌公共圖書館看到妳介紹過的《包公遺骨記》,不過我要晚一點才再借了。
梅子:突然想起:《金馬頌》:原來當天我猜的金門馬祖其實沒有錯......
東森新聞報:大中至正/看生辰、算八字、選字體 中正堂風水大解密
中央社:台灣民主紀念館採歐陽詢字體 教部明公開

Labels: , , ,


Comments:
《包公遺骨記》真的好看,
《金馬頌》真的好聽。

感覺今年金馬獎沒有金鐘獎好看呢!
 
可惜在香港未能看到金鐘獎......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