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黃兆顯師生的書法展/ 蔣勳美學講座(四)

終於等到休假日!昨晚買KFC食品作晚餐。今午到家具店訂新書桌,再到FES。又到了香港大會堂黃兆顯師生的書法展,一年前我曾不定期到土瓜灣公共圖書館聽他的國學講座。碰到黃兆顯本人請他給我在場刊上簽名。他為了籌備展覽暫時沒有講了,2008年1月會再講國學講座。黃氏曾於樹仁學院(今樹仁大學)任教,跟妻子黃嫣梨(一位在香港浸會大學研究中國婦女史的學者)合著《南薰隨筆》。

上周四聽了蔣勳美學講座,今天繼續分享講座內容。這個宋徽宗詩帖是台北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的館藏,詩的全文如下:

穠芳依萼,煥爛一庭中。零露霑如醉,殘霞照似融。丹青難下筆,造化獨留功。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

蔣勳不僅語譯這首詩,還真的逐個逐個字的講,還分析每個字的每一筆。這個詩帖長200cm,闊28cm。每兩字寫一行,比例給人錯落的感覺。一般人都懂得濃字,就是水稠的意思。可是這個穠卻指花的香味。花的香味濃得化不開,依靠在最明亮的綠色花蒂之中。香味怎麼依靠的呢?叫人不明白。

老子說:太尖銳的容易折斷。國人就很害怕別人折斷你的光芒、你的才華。講圓融、圓滑、講中庸之道。可是倒頭來只會消磨人的真性情,毀損人生命對中絕對的追求。「寧為玉碎」、感愛感恨反而好,就像一位出色的女高音用生命唱出了生命中最高的嗓音,甚至因此死於台上。

東方藝術重要特色,就是表現時間和空間,「留白」更是中國書畫的特色。「煥爛」,就是以生命揮灑出燦爛和熱情,不斷地發出明亮的光彩的意思,可見帝王對色彩的感覺多麼多麼的強烈。我想到自己的blog每提到顏色(如「紫色」)總會加上相應的顏色,或許這也是本blog的特色。爛字的最後一筆也勾了,字最後一筆也向上挑,八面出鋒,每一筆都有鋒芒。就像鑽石的切割面(facets)很多,能發出珍珠般的光。「零落」、「殘霞」都不是好的、長久的東西,國人好求全,不喜零落。露水滲透出紅色,猶如晚霞。

「殘霞」就是殘餘的晚霞,美漸漸消失,代表對美的眷戀。達文西有一幅畫因為用上了配方錯誤的染料,畫成的畫色彩年年退淡,慢慢消失。美,變成夢一樣,像冰雪般融化消失。醉,就是陶醉,內心錯亂,理性沒有用派不上場了。迷,就是迷失、迷戀、著迷,沒有理性,像迷魂一般。德國的路德維希二世(Ludwig II)拿了所有國庫的錢來搞音樂,還建了新天鵝堡(Neuschwanstein),可真是「迷醉」的極致!可是後來被「鐵宰相」俾斯麥滅了。說到「迷」,讓我想到一次我參加講座,我問某某朋友會不會來,誰知與會者拋了一句「我沒你那麼迷」,意思說我很「迷」(甚至「迷戀」)那位很希望她能出席講座的女性朋友。人總有一個必須扮演的角色,希臘神話中的普羅米修斯把天火帶來了人間,卻被老鷹撕破了。Daedalus和Icarus(時年15,Daedalus之子)被關在小島上,Icarus用臘造了一雙翅膀,Daedalus告誡他不要飛向太陽,可是Icarus為了自由,為了光明,沒有聽從老父的勸告,臘翅膀被太陽熔了。Icarus之死使他成了悲劇英雄,可是他的生命在中國是不被鼓勵的。儒家說的是「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說到這裡聽眾都笑了。

黑格爾「自然本身沒有美和醜,只是自己看出了自然的形態」。「造化獨留功」,就是說只有大自然才能完成偉大的著作。香徑,就是開滿花的小路。花像幽魂,像蝴蝶翩翩飛舞的樣子。帝王生活開過燦爛的光華,此刻害怕恐懼,無奈面對句點。

唐代書法家顏真卿寫了大唐中興頌在大石頭上把每個字都刻得很深,象徵他所相信和維護的價值。生命和美術之間有著很複雜的糾纏,我想到台灣的教育部要拆除中正紀念堂(「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牌坊上的「大中至正」四字,贊成和反對雙方不就是「維護著所相信的價值」麼?蔣勳說的是:「評論太妥協就等於沒有評論」喔。很諷刺的是,現時大家在網站和現場看到的「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九個字居然是集自歐陽詢的書法。 當局一天到晚講什麼去中國化去中國化,倒頭來還是要找古代「中國」的書法給這個館題字。搞不好歐陽詢根本就不知道台灣在哪裡,「民主」是什麼玩意兒

說到歐陽詢,蔣勳曾教過一班三十多人的學生。曾要求班中各人每一搜集一個不同書法家寫的「一」字:歐陽詢的、黃山谷的、蘇東坡的、顏真卿的。然後逐個分析他們那三十多個「一」字怎麼寫,或許俗語說「一字那麼淺」。說來有趣,蔣勳說「難」這個字是就最難寫的一個字,尤其要在中軸線放鋒。美國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收藏了一幅畫家Motherwell的畫──就是用很粗豪的筆畫著三條黑直線和三個大黑點,很帥氣,表現生命中絕對的追求。莫內就很喜歡在陽光下作畫,或許我也要多在陽光下寫作,多點兒正向思維

詩帖有「乾隆御覽之寶」和陳邦彥的題詞:「宣和書畫,超軼千古。此卷以畫法作書,脫去筆墨畦逕。行間如幽蘭叢竹,泠泠作風雨聲,真神品也。陳邦彥敬觀」的字樣。有一位DJ開玩笑說,古代的皇帝很喜歡在書畫題字。要是他覺得一幅畫很正(廣東俗語:近似台式中文的「讚」),是不是就要在畫上寫一個「正」字?當然我Pirean(按:這是我昨晚才取,日後在本blog使用的新稱號)(2008年1月5日按:由2008年1月2日起,Pirean在本blog暫停使用,改為小P)覺得蔣勳這個講座很正單單在場刊上寫一個正字或是對著他說一句「好正」(粉讚)是沒有用的。所以我要寫在這個blog上,讓大家真心誠意的說一句寫一個「正」字才是。

有聽眾問及對繁簡體字的看法,他提到他曾經到了陝西,看到鄉郊地區一區掛著一個帘子,上書「氿」字。其實就是「酒」,欠缺了文化底蘊很剎風景。不過一般人對簡體字拒斥是出於對文化信仰很牢固,簡體字也有好的。如体,人之本為體,很好。只要修正偏見,兼容並包就好。又提到1989年到了貴州,看到民居貼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那是國人很單純的願望。

延伸閱讀和新書推介:
本blog:路平:在講座的開始和結束時路平小姐作致詞,看樣子以為是廿多歲女孩子,誰知是媽媽級作家。
本blog:「大正民主」--又如何? :今午媽媽特別翻看舊相冊,看看我們到底實在有沒有在「大中至正」牌坊下留影。
菲的新書出版囉!:我在「三更半夜」訂的書,真的是「三更」,接近深夜一時!太叫人興奮了,單看封面準讓你大喊一聲「好正」甚至「至正」!

Labels: , , , , ,


Comments:
PATRICK兄好,有機會會有看看你"女"朋友的書的,書名起得不錯(:

ps.請更新我的博客,舊的那個n年沒有去了(:
http://hk.myblog.yahoo.com/clivetsoi
 
你的"女"朋友讓我聯想起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她野不野蠻我不知道,不過絕對是一位「好正」(粉讚)的女性朋友。

我在本blog設的連結早就是你說的那個了,甚麼時出來見見面。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