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07, 2008

 

「弔古戰場文」

近日讀到管仁健弟兄的新作,說到七十年代中國海專(今台北海洋技術學院)的學生在台北市中華路上跟「八大名校」的學生群毆。管弟兄說他寫這篇是「決戰」的「弔古戰場文」,我想到我的一篇舊作,談到六年前我在灣仔親睹的一宗「爆樽」事件。當時我說到:「多少年了,上面提到的人物很多已各散東西,不知到底現在在那裡。只剩下舊剪報,還有文字紀錄。」

對呀,報上每天刊載的,不一定都是驚天動地、將來注定要寫進史冊的大事。更多的就是這種芝麻小事,隨著時日被人遺忘。曾幾何時我對台灣史很感興趣,可是有時卻令我很失望甚至沒趣。因為翻檢資料,不是這個黨那個黨,就是這個事件那個事件。說到「學生群毆」吧,我想到一位朋友的姪兒,曾告訴我他的同學就因為跟一在校外打群架而上報。我想我也曾上報,只是我是為了社會公義的事情,他卻為「打群架」!管弟兄的鴻文或許還是希望留點兒「信史」,我難道要說「族群和合」是何等何等的可貴?因為該事件涉及了南亞少數族裔,後來那兒還發生過一起「(菲律)賓尼(泊爾)大戰」。

說到《弔古戰場文》,那是1993-2006年期間香港中學會考生的必讀課文。頭一段是「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我還記得當時我用的課文的題解第一句是「這是一篇弔文」,我有些同學喜歡拿這句開玩笑說:「這是一篇『弔』(按:粵語「弔」字跟一個粗口字[髒字]諧音)文」還有「萬里朱殷」一句,朱殷跟朱茵(演員,當時很多男孩子心目中的夢中情人)同音。我很記得當時我在課堂中念「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骨暴沙礫」老師還說我念得很有感情。可是,如今還有多少朋友記得《弔古戰場文》?難道一天我要跑到盧押道(Luard Road,就是當天「爆樽事件」所在地)高聲吟誦道:「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

延伸閱讀:
管仁健:尋找在台灣「消失」的銅像(留言部份):一位叫圓周(本名李遠洲)的基督徒,在2007年5月跳進天津市的海河救助一位投水輕生的女孩子,結果女孩子獲救,他卻獻出了生命。管弟兄讚譽圓周弟兄如聖經所言:「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24)。
全國道德模範提名獎獲得者李遠洲(已故)事跡
本Blog:夜風中:夜風中,自彈自唱。殘之火,似再難照亮......

Labels: , ,


Comments:
呵, 呢篇野在中五時讀過, 之後老師仲要背默成篇... 諗返起真係記憶大挑戰, 當時要分兩次背.

跟住又諗起在樹記修大一國文時, 為了唔想寫水蛇春咁長的讀書報告, 又選擇背論語來過關. 不過也因為咁同莫老師比較多機會接觸,才知道他沒其他師兄口中那麼killer.

到而家呢個年紀, 真的不太可能一字不漏的背晒出來!
 
我是免修大一國文的,不過我也有旁聽他的課。至於可以背誦論語代替寫報告我就不知道了。
 
thanks for share........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