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7, 2007

 

聖誕假期紀事/ 心在跳舞(2)

24號1920即可下班,當年吃了英國哈羅茲(Harrods)公司出品的Mint Humbugs糖。聖誕日下午跟媽媽到工展會,滿載而歸。晚餐於扒王之王,在維園門外看到梁國雄議員(長毛)親自駕駛他的服務車。昨午須上班,在超級一號貨運站六樓的canteen下午茶。乘E32經東涌纜車站,看到有港鐵員工試坐昂坪360纜車。晚上與舊同學聚會,晚餐於愉景新城一食肆

這兩星期挺休閒,幾乎是梅花間竹的一天(或半天)上班一天休假。聖誕日聽一個電台節目,談到歌手蔣雅文(Mandy)少時家人管教甚嚴,每天放學超過1530回家父母就四處搜尋她。好,繼續心在跳舞

前文連結

Irene哪,就算妳的作品/譯著再艱澀,我小P再才疏學淺。可是我比那些所謂內地書迷幸運的,是我可以隨時向妳請教。」

現時很多書籍(包括我介紹這本都附有作者的部落格和郵址,要跟心儀的作者交流甚至「奇文共欣賞,疑難相與析」不再是夢想。我曾看過一些內地的討論區,讀到有關Irene以往的譯作的意見和批評,令我「菲」常心痛。或許大家會為本書亮麗的封面為之喝采,或許某些讀者會為卷一那一連串的舞蹈治療理論感到艱澀難懂(我也在努力中......!) 我還是盼望跟你們分享下面的這一切......

有沒有試過看一本書(宗教類書或靈修書除外)看得突然要翻查甚至閱讀聖經?(突然要翻查詞典的情況多的是!) 上次說好了要跟大家談神聖舞蹈(sacred dance),因為她曾給我說過「神聖舞蹈是舞蹈治療的必修課之一」。舞蹈起初是「巫」(shaman[薩滿],也就是東北亞地區的祭司[priest])用於醫治人們各種身心靈疑難雜症的工具,後來也用於各種宗教儀式。我曾看過一些七十年代出版有關基督徒生活的書,居然有「基督教可以跳舞嗎?」的問題。我想:「很荒謬!為什麼不可以?我小學時就念過詩篇150篇,說要『擊鼓跳舞讚美 神』。還有耶穌也說過『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路加福音7:32),為什麼不可以?」不過,現在的基督教儀式很少跳舞。起碼,小P就不會跳舞!

作者就回顧了聖經中有關舞蹈的記載,提到出埃及記中的米利暗(Miriam,該書譯米芮恩)。她說「米芮恩可說是聖經中的舞蹈精靈」,是不是就見仁見智了。出埃及記中的確有米利暗歌舞頌讚耶和華的記載,不過如果我說「Irene可說是我們大家心目中的舞蹈精靈」也錯不了(我想到我的媽媽,每次看到我上網總巧合地看到Irene的各種跳舞圖片!)。曾經在一次聚會,與會者問「你地邊個識舞嘅?」我第一個就想到Irene,只是我要到哪裡變一個Irene出來給大家解說?她提及的經文很多我念過,我很喜歡士師記5章的底波拉(Deborah,該書譯黛博拉)之歌中的「耶和華啊.....願愛你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也喜歡撒母耳記下1章大衛吊唁掃羅(Saul)和他兒子約拿單(Jonathan)的哀歌(該書沒有提及)中的「以色列啊,你的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不要在迦特(Gath)報 告,不要在亞實基倫(Ashkelon)街上傳揚...... 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

或許在大家的心目中,Irene是很典型的「國民派美少女」*。可是讀了這本書,卻簡直顛覆了多年來我心中的Irene形象(當然也無損她在大家心中的美好形象)。書中提到她曾違抗家人的期望,從家人給她選的私立中學「逃」到國民中學(即香港的官立初中,真夠「國民」派!)。還有她曾在國二(中二)向教務主任主動要求從前段班(精英班)調到後段班(放牛班),我想到我的師兄潘天蔚,他曾放棄進入人人欣羨的理科電腦班的權利,進了文科班,成了十優狀元。後來還在國立臺灣大學深造,可惜有多少個潘天蔚,又有多少個Irene

譯名商榷:Pg38提到「她(Alma M Hawkins)在1967年組織「舞蹈行政委員會」(The Council of Dance Administrators)」,我想到有「舞蹈行政」這一門的嗎?按「行政」是administration,administrators該是「行政人員」,這個機構或許譯作「舞蹈行政人員委員會」或「舞蹈行政人員議會」比較精確。

作者提到一對摰友,都是現代舞出身的。她們私交甚篤,可是後來在舞蹈治療的理論方向卻漸行漸遠。這在學術界是很常見的事,可是有些後來卻各走各路,甚至反目成仇。遠的有楊振寧和李政道,近的......我不想說了。最後,我想quote一段作者的原文作結,端的讓我感慨系之。不過我還是要告訴大家,舞蹈治療不見得一定要clients跳得很優美,像專業的舞者,搞不好像小P這樣生硬笨拙,總有一天也能舞出真我,舞出未來:

「隨著歲月的流轉、成長過程中與日俱增的課題與壓力,以及過度重視智識發展和競爭的風氣,使我們逐漸逐漸忘卻了這項肢體本能。藉著身體的舞動,我們得以尋回失落已久的本能......進而見證自身的存在。」

* 「國民正統派美少女」這個詞兒源自日本,大概等於香港人說的「純情玉女」(也真的有朋友這樣形容她)。不過她正不正統很難說得清楚,所以我只採用「國民派美少女」。

延伸閱讀:
本blog:往事--獻給一位純真、可愛且勇敢的生命舞者(孟庭葦翻唱陳秋霞的經典名曲):如夢如煙的往事,洋溢著歡笑。那門前可愛的小河流,依然輕唱老歌......小河流,我願待在妳身旁,聽妳唱永恆的歌聲。讓我在回憶中尋找往日,那戴著蝴蝶花的小女孩。當日我本來是想把這首歌獻給Eva Rosa的,可是這回或許要改成「獻給『兩位』(或『兩位以上』)純真、可愛且勇敢的生命舞者」。本書更有不少作者幼年時的珍貴圖片,童年現在一般可愛!
陳奕迅:時光倒流20年:遺憾我當時年紀不可親手擁抱妳欣賞,童年便相識,餘下日子多閃幾倍光。誰讓我倒流時光一起親身跟妳去分享,能留下印象閱覽妳家中每道牆,拿著妳歌書與妳合唱......
Worshipdance:Bible中的舞:搜羅了聖經中不少關於舞蹈的經文,Irene哪,妳忘了馬可福音6:22中希羅底(Herodias)的女兒莎樂美(Salome,按:聖經沒有記載這個名字)有名的「七重紗舞」!
Irene:Critique on Play Therapy:當天讀到這篇讓我很驚訝,妳quote了路加福音18:15-17!
D.O.G.-Power:一個以舞蹈傳揚福音的香港團體,D.O.G.是Dancers of God的意思喔。

Labels: ,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