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1, 2006

 

記2006/9/30國學講座及無邊吹水會(上)

昨天短周,團契休會,今明兩天都是公眾假期。昨午參與國學講座,出席者26人。講舊唐書.宦者傳序,我前一晚已找了原文「備課」。講者黃兆顯先生的approach雖比較「依書直說」,但也坦承那些制度,比方說「什麼職位多少人」之類很繁複,不過為了全面理解也得交代。我的意見是既然要講宦官,不如選講一些宦官的事跡,比方談到明代就要講鄭和。雖然「宦官」的「組織架構和管理方法」可以交代甚至今用,但可從略。結果講者也講了魚朝恩等大家較熟悉的唐代宦官,數月前談過「長安宮城圖」,結果今天的正文出現了所提及的宮殿名字。

正文提到「吐蕃」一詞,講者認為該念「托播」或「托婆」。我是念「吐播」的(據林佐瀚),因為英文是Tibet。有一個關注西藏問題的團體也取名圖博之友,藏語管西藏叫博(Bod)。查了內地和台灣的詞典都是音Tŭfān的,查了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吐蕃兩條也沒有收托博兩音。不過我欣賞該網站的一句「為了照顧香港的語言現實,該站把香港語言學學會諸君建議認可的口語讀音亦予吸納」,我尊重講者對正音的執著,但我在一般的情況會從俗。

講座於1545結束,旋即收到Eric的短訊,時間配合真準。謂無邊吹水會更改地點,因平日去的Cafe le Jolly沒有開門,改眾坊街Paris Cafe舉行。起初我居然把Paris Cafe聽成"Eric Cafe",我想到的是要是這回要去"Eric Cafe",那麼如果一天無邊吹水會要移師到台北舉行,是不是就要去Fifi Restaurant(台灣設計師溫慶珠[Isabelle Wen]開的餐廳)?那下次無邊吹水會又是不是要找一間Patrick Cafe或Patrick Restaurant?

這回出席者9人,傳惑子帶了一本《青松讚本》(一本道教青松觀編的禮讚集,果然很讚!)和呂祖懺。倉海君帶了一本法文書"Satan",談到人其實是「蛇」(snake,撒旦也稱「古蛇」,澳門大三巴有「聖母踏龍頭」的浮雕)的傳人。我帶了一罐雅樂斯出品的巧克力條和弟兄從泰國帶回來的玉米條。席中倉海君提到近日搞的新春秋blog。有人寫長達13000字的長文,有人帶了多位「詩人」加入該blog。談到那些道教典籍、柏拉圖說的「原形」(prototype)、衛斯理小說《神仙》、恐怖主義與復仇精神、耶和華的聖名、諾斯底主義等。

在Paris Cafe的聚會於1830暫告一段落,結帳220多元。旋轉移陣地,我則回家。回家前到中華書局看書,看到一本講香港航空掌故的書,很有趣。談到戰前很多航空公司為了迎合華人乘客會取很中國化的公司名字,比方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 當時稱Canadian Pacific Airways)當時居然叫「昌興航空公司」,而澳洲航空從前是叫快達航空的,那是Qantas的國語譯音。

延伸閱讀:
新唐書.宦者傳序
宋史.宦者傳序
元史.宦者傳序:較著名的宦者有朴不花,高麗人
明史.宦官傳序:較著名的宦者有鄭和、汪直、劉瑾等
Fifi:菲非焦點(正文及留言部份)上文談到「愛河彼岸」,《青松讚本》出現了「愛河」一詞。誰知傳惑子解釋人人都想「墮入愛河」,可是不如說「出愛河」,因為「愛河」在那兒作「慾海」解。與其盼望墮進這種「愛河」,不如去高雄市「愛河」!留言部份提到Fifi Restaurant。
新春秋:舒爾賽:狗屁一通,各顯神通:談到「圖博」和「博」

Labels: , , ,


Comments:
Patrick,謝謝你的會議紀錄!也希望Eric不會介意,一年前明明是電影吹水會,現在居然變成宗教哲學神神化化的研討會。:)
不知一年後又會如何呢?
 
且看一年後又來些甚麼人,那時就知道有甚麼好玩的。

至少一年前,我們不一定純談電影,很多時也在胡扯。C、Y、K和船山都可談電影或宗哲,故沒大礙。
 
我由而家開始要學睇戲!!! 唔想再騎劫吹水會了
 
傳惑子,我也曾有「要不要學看電影」的迷思。但無邊人的其中一個精神是兼容並包,而一位無邊人也曾勸告我無須過於迎合別人,所以沒所謂騎不騎劫。

倉海君,我每次寫紀錄的原意是讓不能出席的朋友也知道當天大家談了些什麼,並非刻意作會議紀錄。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們如此志同道合的朋友,十月份是我們認識一周年了。從失業、失落的日子走到今天,感謝你們伴我走過。

Eric,我也曾經因為「電影人主導」和其他原因想過要退出無邊吹水會。感謝你和大家的包容,我也衷心盼望一些因上述各種原因沒有參加無邊吹水會能再回來。
 
馬丁伯、鄧:力不到者,不知毋妨者,不用強補,隨心就好。跟鄧直言的是華利。

吹水會隨人而變,題材亦然。至於人嘛,不妨先當吹水會是酒店,參與者自出自入,來者固喜,不來或遠走亦無妨,通知一下就是了。若二人本屬好友深交,可盡力維繫,多請對方到會,但不用發揮「終有一天感到你」的精神,否則易為難人家。

經吹水會認識誰誰誰,之後繼續玩樂聊天甚麼的,是各人自己的修為居多,得不到也就算了。

(鄧,我之前跟你說"hand in hand","all together"一類的話,確帶點諷意。你熱情雖好,但老實說,怕熱情者多,矯情虛偽者亦多,認清後不用跟他們熱情,而所謂五湖四海同聚之時,都是運氣,不用強求。)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Subscribe to Posts [Atom]